E-learning之家 首页 资讯 教学实践 查看内容

小燕缩小放大

2014-11-12 09:50

和Coursera、果壳、北大聊聊MOOC的未来(二):他们的自信从何而来?

  9月12日,Coursera和果壳网MOOC学院在北大联合举办了媒体发布会。Coursera CEO Rick Levin、北京大学MOOC推进组组长李晓明以及果壳网CEO、MOOC学院创始人姬十三出席了此次见面会。三位嘉宾分别阐述了自己对MOOC的理解,并对记者提问进行了逐一回答。昨天茄葩发表了第一部分《和Coursera、果壳、北大聊聊MOOC的未来(一)》,今天是第二部分问答环节。

  问:Coursera平台上的中国用户为什么这么少?

  Rick Levin: 中国学生学习Coursera课程的人并不少。Coursera进入中国市场是在进入其他市场的一年半之后。如果看一下Coursera平台增长人数的情况,大约12%的人都是来自中国大陆的。如果看整个在Coursera平台上学习的人数来说,大约有10%的学生是来自于中国市场的。从绝对的人数来看的话,在Coursera平台上的60万用户当中,大概有6-8万是来自中国的学生。

2

  问:中国大学加入Coursera之后表现怎么样?

  Rick Levin:对于中国合作者的表现,我有几点要说。首先,有很多非中国学生学习中文语言课程的事实,让我意识到在Coursera上真的有很多非中国学生开始学习譬如北京大学的课程。举个例子,一个北大的课程中有40%的学者来自非中国地区。所以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让中国的大学被全世界看到。

  另外,我们确实有很多英文的课程内容在我们的平台上,但对中国学者来说这是他们非常喜欢的一个特点。所以不仅仅是中文的例如北大的课程很受欢迎,这些翻译过来的课程也深受中国学生喜爱。

  问:Coursera有没有收费的打算?

  Rick Levin: 现在所有Coursera的课程内容都是免费的,但是我们也通过给学生官方认证得到收入。我们收取一定费用,提供官方的课程完成认证和学生的身份的认证。这个模式非常成功。

  问:大学教育中翻转课堂,对老师教学和大学管理提出哪些新的要求?

  李晓明:如今在北京大学,很多老师已经在开始尝试和实验翻转课堂,包括我自己上学期的一门课用的就是翻转课堂的方式。翻转课堂对老师最大的挑战就是需要重新学一学怎么上课。如果不是单纯地做讲座,那我们就需要设计一些问题讨论。而怎样设置问题可以使之有效、有意思,这对老师来说是一个重新学习的过程。

1

  姬十三:我个人非常看好翻转课堂,并认为它可以促进在线教育。果壳在过去的一年时间里也尝试一些合作,在北京、杭州都做了一些反转课堂的尝试,进一步收集这方面的信息。另外我们同事也会利用业余时间在办公室里面学习或者做一些翻转课堂的尝试去促进教学。

3

  问:MOOC的证书在社会上看还是没有很高的社会认可度,以后有没有打算怎么做让认可度提升?

  Rick Levin:关于Coursera证书在人力市场的认可度,我们花费了四年去尝试认证他们。你要意识到,Coursera一年前才开始这个认证服务。我们在和很多公司努力谈合作;我们也确实有很大的魅力去吸引那些公司认可Coursera证书。但这需要时间,我们没有期望一夜之间就会实现。LinkedIn,开辟了一个栏目,让你可以填入所获得的那些MOOC证书,至少有些人能够认可这些,并了解到这个证书的重要之处;有些公司是因为自己的员工学习了这些课程之后,得到了很大的提高,于是开始付钱给这些员工去上这些课,把MOOC作为一种有价值的、高效的培训工具。然后也有很多公司开始接受这些证书,就像是大学学位证的一个代替品。这需要时间,但我们正在让全世界更多的公司看到我们课程的价值。在不久的将来,我相信你们会听到很多的关于某个公司接受Coursera证书的消息。

  问:职业教育也是中国教育市场一个很重要的部分,如何在网上实现技能MOOC课程?

  李晓明:首先,职业教育是十分重要的一件事。现在很多高专,甚至很多本科都开始做职业教育。技能培养好像是MOOC不太适合的,但是我也马上能想出一个适合的技能:比方说,编程、程序设计。这个完全可以在网络上做,而且还能做的很好。但对于那些需要动手的技能,就需要创新了。也许我们可以在网上建立虚拟实验室,和实际结合。总的来说,我们需要把整个教育过程做一个分解,把能在网上做的放在网上做,而必须实际做的我们就实际做,这样可以降低成本,提高效率。

  问:北京大学的MOOC去年9月上线,在这一年里北大对MOOC的看法有没有哪些变化?

  李晓明:基本上没有重大变化。我们学校去年开出了15门课,这学期我们有28门课。一个学校从开始想做这件事,在还不到两年内的时间里,就能够动员起几十个老师来做这样的事情,这个步伐是很快的。

  另外,学校的支持很重要。MOOC这个事情最终是需要老师做,而老师需要看学校的态度。学校需要从几个方面有态度。一种是精神上的态度:比如学校直接发文件表明支持MOOC;比如学校评优秀教学奖的条例中包括MOOC完成的质量。这些事情加起来,成为对老师的精神上的和物质上的激励。某些老师特别有使命感,想做一些特别有影响力的事。这个砝码就大大超过他要投入的时间的分量,这就值得做。我现在很有信心,能在一年半的时间做出了30多门,5年1万门。

  问:Coursera上很多学员已经有大学学位,而平台上有一些没有大学学位的学员自学能力比较弱。Coursera是如何帮助这些学员的?

  Rick Levin:你提了一个非常好的问题,确实,Coursera平台上大多数年轻的或者大学生用户已经有了大学学位,当然他们也更容易被这个大学提供的、包含大学学习材料的平台所吸引。这如果是事实的话,是有一些伤感的。因为更需要通过Coursera学习的人是那些没有机会接触到大学教育的人。但很多关于Coursera如何改变他们生活的故事真的非常感人,非常了不起。很多人获得了他们人生中的第一个工作,因为学习了Coursera的课程。我们有一个特殊的项目,集合社区大学的课程和用户,美国政府开放了他们在非洲或者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大使馆,建立了一些学习中心来支持Coursera的学者。

  问:在线教育很多是学习方式的变化,对知识的探知和分享的变换,作为一个传媒人,你觉得MOOC和传媒有什么契合点?

  姬十三:果壳之前一直在做传媒的传播,而慢慢地,当我们站在传播的角度上看问题,发现传媒可能是不够的。这也是促使我们在一年多前开始进入学习领域的原因。果壳做了这么多年的传播,但是仅仅靠传播让人意识到知识上的改变是非常难的一件事情。传播和学习其实是一个事件的A面和B面。其实事情是一致的,但是你看待这个问题的角度和思考的方式不同。所以我觉得应该从教育入手,从学习入手,才能够更好地去增强传播和传媒深化的效果。

  问:很多人在线上进行学习时,目的可能是提升自己,对于职场的人来说就是能够带来升值加薪。有没有什么证明这个学习对他将来的工作有帮助?果壳正在招聘,如果应聘者的证书是Coursera颁发的,会不会给他加分?

  李晓明:如果说举例子来说一个MOOC证书给用户带来职业上的帮助,这样的情况很多。我也举个例子。每年夏天北大会举行大学生夏令营,目的之一是招其中的好学生当研究生、博士生。今年我们生命科学院收到了简历中有1/8的申请人都表明了他们来过这个夏令营,都会写上譬如“我学过你们生命科学院的XX学”。那些“聪明”的学生知道这个可能会为他们加分,会把他们的证书附在这个后面。

  有一个西北大学的大三女生,她就表明了她学完了MOOC课程,并得到了一个verified certificate。对于这些学生,他们得到了老师更多的关注,这就是一种价值。那些“聪明”的学生慢慢的会开始做这个事情。

  美国马里兰州有一个华人,她是家庭妇女,想要找个工作。她以前的专业是数学,但她想在一个医院找一个工作,必须要学一个化学或者生物方面的课程才能申请。她有三个孩子,没有时间去学校。有一天她就发现了我们学校的MOOC课程,然后就问了医院是否认可。医院认可之后,她就把这个课程非常认真地学完了,并且最后获得了这个工作。

  这种例子会有很多,但这其实都不重要。来看这些直接的价值,举例子只是一方面。而带来这种直接价值的动力是社会的驱动,叫做“有组织的学习”。我去过某个地方院校,教务处处长就对我说“我觉得你们北大Coursera上的某某课特别好,我们要让我们的学生去学这个课,拿到你们的证书,我们学校就给他学分。”这就叫有组织的学习。

  MOOC的价值包括显性价值和隐形价值。显性价值的体现就是“有组织的学习”。在这个过程中,大学有作用,企业也有作用。这种有组织的学习将会在未来三五年大量发生,给我们带来很多直接的价值。而所谓隐性价值,就是MOOC会给我们带来所谓的国民素质的提高,整个社会状态的改变,以及终身学习的氛围。

  姬十三:我想请大家从学习时间的角度来看MOOC这个事情。过去,当我们有几分钟的时间去了解一个事情的时候,我们可能会看微博看百度百科。当我们有十几或者二十分钟的时候,我们可能会去读一篇很长的文章,深入了解一个事情。当你有2个小时到5个小时的时候,你可能愿意去读一本书,能够让你去比较深入的了解一个领域。当你有1000个小时的时候,你可能会去上个大学拿个学位。当你有1万个小时的时候你可能会成为一个领域的专家。

  可在人类历史上,没有一个产品可以让我们成年人一天用几个小时,一个月用30到50个小时去比较系统地了解一个领域的知识。MOOC的出现正好填补了这样一个需求的空白。

  这样一个证书,至少证明了你在一个领域里面中等的、比较自主的学习能力。当你把这个证书攒到几十张或者几百张的时候,这也许可以和你在大学的学习能力去相比;但当你拿着一张证书放在我面前的时候,我至少知道你在这个领域里面有一个非常强的自主学习的动力,我们是会考虑的。

  问:去年年底,Coursera与沪江网有平台的互动,能否透露一下细节以及下一步的活动计划。另外和其他的教育机构,例如新东方,是否有合作计划?

  Rick Levin:我们正在努力去了解中国所有有名的教育机构,那些可能会成为我们未来的合作者的公司。我们和新东方有过联系,也包括其他的一些教育机构,这些谈话目前都属于探索性质的。现在我们有很强的合作者,而其他的机构目前来讲我们仅仅是有过对话。

  问:北大和edX和Coursera都签订了协议,在这两个平台上的内容是否会有差别?

  李晓明:北大的MOOC才刚刚开始,我们采取的是一个非常开放的态度。我们有课在edX,有课在Coursera,有课在学堂在线。我们希望学习不同的情况,做各种体验,所以没有什么特别的考虑。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相关阅读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业务合作请联系站长 QQ 2257447998

jo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