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earning之家 首页 资讯 行业动态 查看内容

小燕缩小放大

2014-9-22 14:20

MOOC即将迎来失败?

  在MOOC注册过公开课的人中,只有一半的人看过一个演讲视频,而只有 4% 的人坚持看完了一个课程(数据来源)。MOOC 的受众一般都是受过大学教育的人,所以要通过网络公开课体系来打乱现状,实际上不太现实。

  大型开放式网络课程,即MOOC(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s)。2012年,美国的顶尖大学陆续设立网络学习平台,在网上提供免费课程,Coursera、Udacity、edX三大课程提供商的兴起,给更多学生提供了系统学习的可能。2013年2月,新加坡国立大学与美国公司Coursera合作,加入大型开放式网络课程平台。新国大是第一所与Coursera达成合作协议的新加坡大学,它2014年率先通过该公司平台推出量子物理学和古典音乐创作的课程。

  三年前的这周,Sebastian Thrun 录制了他关于人工智能的斯坦福课程视频,受众达到了令人震惊的 18 万,由此开创了一个“高等教育的革命”。之后很快,Coursera,Udacity(Sebastian Thrun 也参与注册创立)等组织出现,并承诺将通过网络向大众人群提供高等学府的精品课程。这些组织希望通过这样的网络授课方式改善在经济不够发达,学生需要负债上学的地区改善教育现状。自此,有超过800万人参与了他们的课程。

  但今年,看来这个“学习的革命”即将迎来失败。在注册过公开课的人中,只有一半的人看过一个演讲视频,而只有 4% 的人坚持看完了一个课程(数据来源)。MOOC 的受众一般都是受过大学教育的人,所以要通过网络公开课体系来打乱现状,实际上不太现实。MOOC的内容提供者争论说,以免费课程的完成程度来衡量 MOOC 是否成功是错误的,但一项由美国圣何塞州立大学所做的控制实验结果表明,付费参与网络公开课的学生认为还是传统授课更有效率。

  其实这样的结果不应该让人意外。很早以前网络课程就解决了人们教育渠道的问题:800 万人注册参与 MOOC 课程,Apple iTunesU 上的相关下载超过 10 亿次。已知的一点是,人们确实想通过网络学习课程;但我们所不知的是网络公开课是否能够和坐在教室里学习一样有效,甚至更高效。是时候面对一大难题了:专注。

  我作为一个网络课程的参与者表示,很难在这上面保持专注。工作一天后下班回到家,想要学习新技能的崇高目标往往会被电视遥控器挤到一边去。每一个在线课程都需要通过的一项测试是:它不仅对你有益,学习它的过程也是一种享受。创业公司,大企业和高等学府将注意力放在了网络学习带给人的期许上:将潜在的学习行为向合理的价格引导。下面三件事能够帮助内容提供者达到自己的教育目标:导师制,推广维护和新的“实践中学习”交流论坛。

  在很早很早以前,一对一的导师制度就被证明比一对多的高效得多。学生拥有老师的全部注意力,在学习过程中的任何时刻都能专注于正确的问题,并且这是老师真正对学生“负责人”的一种师生关系。在 Thinkful,我们就观察到,在学员上课前会出现一个学习的峰值。因为有导师制,所以学员希望掌握更多知识,这种动力会转化为更加有效的学习。现在我们希望社会也能给学员这种类似导师的压力,让他们在平日也能高效学习。这就好比你知道多吃蔬菜好,但没有人在你身边念叨你还是不愿意多吃一样。

  第二点,推广维护。注册过后的学员需要来自网络课程供应者的电子邮件,电话以及推送通知来提醒他们不要忘记自己是这里的一员,不要忘记自己修过的课程。

  比方说某 Dorpbox 用户查看了关于使用 Dropbox 进行团队协作的网页,Dropbox 就会发送邮件告知他,“感谢您查阅 Dropbox 企业版!关于企业版,您可能还想知道......”——在对的时间,在对的用户面前呈现对的产品,网络课程提供者可以让学员逐渐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

  第三点,目前我们还不能向电脑和手机面前的学员提供浸入式的学习体验,所以无法实现“实践学习”。在上世纪 60 年代,美国心理学家 Jerome Bruner 扩展了一个叫“建构主义”的教育理论,认为学生应该在导师的指导下通过自主提问主动掌握复杂的概念。试验,示错以及犯错后正确的引导被证明可以提高学生学习的能动性。

  有人提出可以用 Minecraft 或者 Oculus 作为传播知识的媒介以创造这种浸入式学习体验,提高学生注意力。目前还不确定构建主义的教学方式是否能通过这两种媒介收到同样的效果,但这个想法是令人振奋的。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业务合作请联系站长

jo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