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E-learning之家 首页 资讯 行业动态 查看内容

小燕缩小放大

2014-6-12 16:48

从MOOC学习者到edX研究员:蒙古满分少年的成长之路

  两年前,年仅15岁的蒙古少年巴图诗蒙在MIT课程“电路与电子学”中取得满分,获得了到MIT留学的机会。如今,17岁的他刚刚读完大学一年级,并在学习之余担任edX研究员,协助edX将MOOC做得更好。

11

  图:巴图诗蒙·延甘巴亚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JeffreyR.Young)

  在过去的一年里,一名来自蒙古的少年天才当起了麻省理工学院(MIT)的老师,指导这家精英高等学府提高免费在线课程的质量。

  当年,年仅15岁的蒙古神童巴图诗蒙·延甘巴亚(BattushigMyanganbayar)在MIT开设的首门MOOC课程上取得了满分佳绩。课程设计者们把他当作宣传人物,以显示MOOC的巨大力量——把高质量的教育推广到地球最边远的角落。《纽约时报》也撰文讲述了他的励志故事。由MIT和美国哈佛大学联手打造的免费在线课程平台edX则另有打算:edX的项目领导者们给这位明星学生提供了一份工作,希望能在他的协助下,让MOOC更好地服务于高中学生。

  edX也确实需要巴图诗蒙的帮助。虽然edX致力于为高中生和来自较差大学的学生提供名牌大学课程,但就目前来看,修读edX课程的学生中大约有70%已经取得学士学位。现在的MOOC仍主要服务于教育既得者,而非客观条件不利的求学者。

  edX首席执行官阿纳特·阿加瓦尔教授(AnantAgarwal)表示:“这种情况让我感到很意外。”他同时也是巴图诗蒙拿到满分的“电路与电子学”课程的授课老师。他补充道:“我原本以为会有更多的大学生和高中生来上课,所以我们需要做些改变。”他也注意到,其他MOOC平台的学生也呈现出类似分布。

  于是,巴图诗蒙·延甘巴亚受雇成为edX的工作人员,但是这一人事安排带来了棘手的签证问题。巴图诗蒙的蒙古高中校长也是一名MIT毕业生,他提出了一套“曲线救国”式的解决方案:巴图诗蒙依然以学生身份申请就读MIT,并同时以学生身份给MOOC打工。

  巴图诗蒙就是这么做的。现年17岁的他即将在MIT完成第一年学业,他也对当前的MOOC课程提出了不少建议。

  edX曾经举办过一系列“MOOC学生见面会”,邀请学生与edX工作人员进行现场交流。阿加瓦尔教授至今还记得巴图诗蒙的演讲:“超过半数edX工作人员都来了,所有人都全神贯注地;聆听他的每一句话。”他们最大的疑问是:巴图诗蒙在此之前没有学过微分方程等必需的基础概念,他如何能在一门大二级别的MIT“电路与电子学”MOOC课程中取得优异成绩?这门电路课程在MIT系统中编号为6.002x,课程内容与实体课堂相比没有做丝毫简化。在15万注册学生中,只有340人拿到满分,而巴图诗蒙就是其中之一。

  edX工作人员了解到,巴图诗蒙把四分之一的学习时间都用来在网上搜寻辅助材料。他基本上完全利用免费的网络资源,自学所需的高等数学。

  “其他学生也提到了这一点,我们都铭记在心。”阿加瓦尔说道,“所以我们开始安排导修课,讲解学生可能不知道的关键概念。”

  edX的MOOC课程模式逐渐显露出来。虽然edX的本意是把课程提供给世界各地的学生,但是最早一批课程都是由MIT教授和其他常青藤名校教师设计的,而他们习惯于在知识的圣殿里,对各方面条件都很优越的学生讲课。

  但巴图诗蒙不同于一般的网络课程学生,一年前我和他一道坐在宿舍公共休息里聊天时,我就认识到了这一点。他会尽量避免参加自己认为浪费时间的活动。他对我说:“我不喜欢阅读文学作品,因为它们似乎没有用处”,解释了自己为什么没看《哈利·波特》和其他流行作品。当时他身穿短裤短衫,T恤上还印着大大的“我爱MIT”字样。他说,自己当初之所以会注册MIT的MOOC课程,是因为它来自于知名学府,而不是因为它的介绍视频特别吸引人——介绍视频说这门课将教学生理解iPhone的工作原理。他在上课之后,才发现这门课特别引人入胜。

  编辑的话:MOOC学院不认为文学没有用处,首先你要接触到好的作品,然后学会欣赏它。这儿有一门“中国人文经典导读”,要不要一起上?

  他也得到了某些“传统”的帮助。巴图诗蒙的高中校长邀请斯坦福大学毕业生托尼·金(TonyKim)来到学校,进行日常辅导,作为网络课程的补充。也就是说,巴图诗蒙在修读MOOC课程期间,拥有一位卓越的助理教师,而修读同一门课的另外149990名学生则没有这项特殊待遇。

  巴图诗蒙轻松完成了这门MOOC课程,没有碰任何阅读材料。一方面是因为他太忙了,另一方面是因为阅读材料都是英文的,而他说自己的语言能力“糟糕透顶”。他说,自己为了节省时间,会同时观看两个课程视频。他可以一边看视频A的字幕,一边听视频B的音频。他自己也承认,“这么做似乎有点奇怪”。但他可能想多了,因为很多MOOC学生都承认,他们会以两倍的速度观看教学视频。

  但他也做了一件几乎没有人做的事:他用蒙古语录制了自己的教学视频,为同学提供帮助。他解释说:“我用自己开发的摄影技术制作迷你课程。”他把iPhone固定在书架上,用它的摄像头从头顶上方进行拍摄。在视频中,他拿着笔在纸上演算,解说自己如何解决作业题目。

  在此过程中,巴图诗蒙对网络教学产生了强烈的个人兴趣,因此他向edX申请担任研究助理,帮助MIT开发MOOC课程。他和“Scheller教师教育计划”的工作人员一道,负责3门课程的开发任务,它们即将在edX平台发布。他的工作地点是一间位于MIT媒体实验室的项目工作室。这座华丽的建筑物长得很像乐高玩具,它是建筑大师贝聿铭的杰作。他的工作之一是调查各类MOOC平台,包括edX的老对手Udacity和Coursera,然后完成一份详细报告,说明自己对现有MOOC课程优缺点的看法。

  项目教育内容负责人伊莱娜·舍恩菲尔德女士(IlanaSchoenfeld)说:“他提出了很多有用的建议。”巴图诗蒙在报告中特别强调了一点:MOOC需要改进教学方法,让学生可以互相教育——比如他当年就曾自制教学视频,与同学研究讨论课程内容。舍恩菲尔德补充说:“他非常重视MOOC的社交学习元素。”

  桑杰·萨尔马(SanjaySarma)是MIT的MOOC项目领导人。他虽然不认识巴图诗蒙,但他认为MIT确实从网络课程的学生身上学得了不少东西,比如课程模块化的思想,即把课程划分为易于教学的小块内容。“很多MOOC学生之所以会在中途退出,并非是因为能力不足,而是因为他们会在生活中遇到许多实际困难。”他说,“如果你是一名27岁的学生,而你的孩子忽然生病了,你很可能就会中途退出。所以模块化教学应该能给这类学生带来帮助。”MIT最近开始尝试在edX平台上推出一系列“半学期”课程,并计划更进一步。萨尔马说:“我们正打算开设一门‘一星期’课程。”

  巴图诗蒙发自内心地相信,MOOC能把大学教育带给客观条件不佳的学生,但他也很享受自己在堂学习的时光。他参加了几个学生活动小组,他也喜欢偶尔和同伴们在校园餐厅讨论数学问题。但在修读MOOC课程之后,他做的事已经远远超出了自己过去的梦想。他已经远离家乡,来到地球的另一边。他说:“不过当大学生也有一点不好:你会很思念家人。”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业务合作请联系站长

jo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