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E-learning之家 首页 资讯 行业动态 查看内容

暴力娜娜缩小放大

2013-12-3 11:25

清华程建钢:MOOCs辩证分析与在线教育发展思考

  清华大学教育技术研究所所长程建钢先生主题演讲

  2013年,中小学课外辅导行业规模达2000亿人民币;中国人每年花费300亿学英语,无障碍交流者却不足5%;约45万名中国学生出国留学、;在线教育的参与率为39%,低于传统教育的参与度但已比较接近……一组组震撼数字印证着中国教育已进入大数据时代。

  以下为上午在线教育高峰论坛中,清华大学教育技术研究所所长程建钢的发言实录:

  非常高兴和各位代表能就在线教育做一个很简短的交流,这是我第二次在企业举办的类似会议,不是说我本人清高,是我担心我的报告定位不准,但是今天在新浪2013年度教育盛典,特别是当我看到“在线教育,大浪淘沙进行时”,我非常激动,十分之精辟、务实、求真、说实话,的确十几年来在线教育一直在大浪淘沙中。

  刚才听了两位老板讲了讲,我们想给大家提供一个信息,我们的行业在做什么,在高校普遍有对应的一些学科专业,大家在搞在线教育,在我们国家的专业名词叫“教育技术”,就是把信息技术传播科技和教育相结合的一个交叉学科,这个学科在中国本月后天将举行学科建设30周年庆典,在广州举行。现在国内有近200家大学有教育技术专业,我们清华就有硕士、博士、博士后流动站,是搞教育技术的,所以它不是技术,也不是纯粹的教育,是二者的结合,希望大家给予关注。

  第二,大家可能关注在办学层次的在线教育方面。如果你很关注基础教育,请你多关注师范类大学在教育技术研究和实践方面的一些成果,如果你关注终身学习,请您关注68家网络学院和国家开放大学体系,也就是中央广播电视大学体系。如果你关注职业教育和高等教育信息化,请您关注我们清华的团队,我本人带的这个团队十几年来在高校教学信息化的研究和实践做了一些事情。言归正传,今天跟大家分享的是“MOOCs的辩证分析与U—MOOCS的初步研究”。

  我先解释一下今天的在线教育,在线教育这个词是今年叫的火了,我们不论是学科或者是这个行业领域,过去都叫网络教育,我们68家的网络学院正规的名字是网络教育学院,MOOCs本身是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的意思,不是在线教育,它是在线教育的组成部分,但是不知道是被非专业人士还是被媒体搞的,现在把MOOCs都搞成了叫在线教育,事实上大家可以关注一下过去的网络教育,与在线教育是一个东西。

  首先,08年加拿大提出了cMOOC,他具有理论创新和实践的困惑,理论创新是基于人类认知世界的方式转向人机结合的思维模式,这是信息社会人们认知的基本方式,就是从农耕时代的私塾教育、工业化的现代教学制度和未来信息社会学校的教学模式、组织形态等等都将受人机结合的思维模式而影响,,其次是促进了网络连接的分步认知,从而是促进了基于网络互联的学习性组织的建立,第三,他注重非结构化的知识传授和高阶思维的培养,第四,基于网络社会性交互工具构建学习共同体,很接地气,特别是最后一条。

  2011年从美国西海岸开始成立公司,在这里边xMOOC是实践创新、是商业模式的成功,但是也存在着短版,优点是小视频为主的易于复制规范化的网络课程,免费向全球开放。品牌大学课程,教学结合内容,我们过去是根据学习对象老师去备课,现在是翻的,老师的内容上去,你感觉合适学,不合适拉倒。另外,基于学习分析技术的应用,学生学习之后利用学习分析技术能够帮助老师完善教学配置和教学内容。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广种薄收,教学成本非常非常低,由于基本上没有辅导,就是放到网上,吸引了社会资本和资源的介入,促进教学的发展。一门课有十几万人选,但是只有5%、6%的最后能拿到证书,辍学率94%,但是由于绝对值数字还是很大的,然后签一个字一百多美金,所以投资收益非常高。

  xMOOC在教学实施上是对传统课堂教学的翻版,集成了传统课程教学的利和弊。另外,xMOOC是基于行为主义和刺激反应理论的教学,教学模式非常单一,局限性很大,所以搞开放远程教育,长期搞网络教学的人看了以后,当看媒体把MOOC搞到什么革命的时候,确实是要摇头,不可思议。

  94%的辍学率和名校课程的情结影响了其健康发展,因为你现在靠的是名校的情结,另外大量的辍学率,仅仅分析你6%左右的学员能学有所成,其不知40%的学员第一次上课以后就不学了,你对这94%的学员没有学成从教育学、心理学的角度打击有多大,他有负作用,为什么不能把94%的辍学率降低到50%、60%呢?怎么去降,好好去学习传统开放教育、网络教育已经取得的经验。

  第三,MOOCs属于在线教育的有机组成部分。我们研究13年跟踪,从2001年西安交大[微博][微博]与我们合作,一所高校1000多名师生在应用我们的平台,到今年7月份全国近400所大学院校每天有300多万师生应用我们的网络教学平台,活跃的客车70多万门,校际间共享10万多门。

  关于在线教育的结论就是他是Bricks与Clicks深度融合,意义非常重大,并且在线教育以其自身内在的演进逻辑和规律向前推进,MOOCs是在线教育众多种的探索之一。

  我们对MOOCs从08年到现在的几百篇文献进行了翻译整理与研究,得出了一些结论,特别是最后一条结论,MOOCs目前正趋向于不断借鉴开放远程教育的研究方法与成果,正在回归,我们写了几十份报告,大概一个月以后正式发布。

  第二点,谈一下U—MOOCS的初步研究,是我提出的。

  大家知道,首先我们呼吁基于系统工程思想发展在线教育,迫在眉睫,在线教育从整体来讲有六大要素,有路,高速公路(网络环境),要有车(平台),要有货,就是我们课程内容,要有库(资源库),要有应用、组织管理和评价,所以他是一个系统,而不是一门课放到网上怎么样,所以路、车、货、库、用和评是有机一体。

  MOOCs仅仅是课程层面的在线教学,并非真正的在线教育。第二,结合中国的教育特点,在线教育六要素方面脚踏实地,在六个方面寻求创新和实践。仅把中文的课程装在美国不成熟的平台上,也就是中国的货装到美国的一辆卡车上让华文背景的学生学习,非国家之战略。所以建议,基于系统工程思想,从教育改革的角度全面构建中国在线教育体系,技术支撑方面借鉴“高铁发展之路”,迫在眉睫。

  所以,我提出了U—MOOCS这个系统,然后又一些初步的探讨。

  2008年cMOOCs出现在加拿大,2011年xMOOCs在美国商业成功,但是人类学习的方式是什么?我们古人就提出泛在式学习的方式,人人、事事、时时、处处,在信息社会环境下又被赋予了新的内涵,我们面向正式的学习、非正式的学习,在线学习和终身学习等等,构建大的泛在教育学习,所以我们提出Ubiquitous—MOOCs,请大家关注这个S是System,我们认为应该从教育系统的角度来探讨在线教育。

  其特点一个是支持泛在学习,第二,基于多种学习理论,第三,应用多种教学模式。第四,面向多种学习类型对象,终身学习的,校园内学生的,基础教育的、高等教育的等等。第五,汇聚丰富的开放教学资源,与OERs接轨,第六,支持多系统、多终端学习环境,可重组、可扩展开放式在线教育系统。

  这个框架从今年提了以后又深入做了一些研究,因为团队比较大,毕竟是学院派的,我们对这方面形成了框架。但是清华的特点,行胜于言,不能只说说创意,所以我们开发了相应的支撑平台,最近正在中职、高职做试点,将和刚才的研究报告一同发布。

  最后关于MOOCs谈几点思考建议。一个,我们要肯定MOOCs,从形而上去认识MOOCs,但是要充分借鉴已有网络教育和开放远程教育的研究成果,发展完善MOOCs,可视为学而下的实践。

  第二,MOOCs是在线教育的组成部分之一,被理解为新大陆和革命值得商榷,但可作为系统推进在线教育的战略奇迹,好不容易国家领导人、校长、部长们都重视了。

  第三,签约美国MOOCs,有意义但非长久之计,意义就是说在国际亮相了,特别是基于国外不成熟的平台二次开发值得商榷,应该自主创新,搞自己的。所以我的提法是,肯定MOOCs,发展MOOCs,签的必要,再签谨慎,我今天想说,不要再签了。

  第四,借鉴国际MOOCs的经验,基于多年已经积累的在线教育成果,结合大中华地区教育改革的特点,开创自主创新的MOOCs在线教育系统。

  第五,信息社会教育教学模式的变革和学校组织形态还在渐进前行,不会一蹴而就,受信息社会、文化与价值观、经济发展和理解水平而影响,当务之急是在十几年来在线教育发展的基础上系统科学的推进这一伟大事业。

  第六,面对狂热的MOOCs局面,建议组织专门研究小组,系统研究MOOCs与在线教育,对上、对下、对领域内、对领域外讲清楚。领域内的专家不能再冷漠了,学者的良知在呼唤你们为又快又好的发展在线教育而挺身而出,因为你可能要得罪校长、得罪政府等等。

  第七,高校广泛应用的清华教育在线已经推出了M版,期待我们提出的U—MOOCS加速研究,能够对国际在线教育在理论体系、技术体系、组织体系、运行体系等等有所梳理和创新,对推进高等教育改革尽棉薄之力。

  抛砖引玉,谢谢大家。

  (清华大学教育技术研究所所长程建钢在主题为“大数据时代的中国教育”的2013中国教育盛典的发言)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相关阅读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业务合作请联系站长

jo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