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E-learning之家 首页 资讯 行业动态 查看内容

小燕缩小放大

2013-12-2 11:33

MOOCs风靡全球 传统大学会消失吗?

  一种被称为MOOCs(“大规模在线开放课程”的英文简称)的潮流正在挑战传统教育,尤其是传统大学。11月27日,国际知名MOOCs平台——Coursera(中文译名称“课程时代”)宣布,它再次获得2000万美元的追加投资,并启动人才招聘计划。

  Coursera在新浪微博声明称,“近日,Coursera收到了2000万美元的追加投资”,同时还表示,“Coursera全球用户的快速增长”,意味着该团队“需要大量的人才”,该微博后还附了其招聘页面的链接。

  2013年7月,Coursera曾获得总额4300万美元的B轮融资,此次2000万美元的投资是B轮的追加投资。至此,作为世界上三大“大规模在线开放课程”提供商之一,Coursera的B轮融资总额已达6300万美金。

  MOOCs潮流风靡全球教育面临革命

  Coursera网站于2012年4月创办,创始人是美国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科学教授吴恩达(AndrewNg)和达芙妮·科勒(Daphne Koller)。目前,该网站已与包括麻省理工学院(MIT)、耶鲁大学、中国的北大、上海交大等全球100多所大学合作,面向公众提供免费在线课程,课程数量高达540多种,修满课程的人可获附有该高校logo的认证证书。

  2013年以来,MOOCs日渐风靡全球。在世界范围内,类似的在线课程平台还有数十家。其中,源于美国的EdX和Udacity,与Coursera一起,呈现三足鼎立之势。在非英语国家,还有德国的iversity、日本的Schoo(www.Schoo.jp)和巴西的Veduca等MOOCs平台。

  中国高校对这一潮流也迅速反应。2013年秋季,中国的清华大学也创办了“学堂在线”,探索中文的MOOC课程平台建设。这是中国第一家以高校名义建立的大规模在线课程平台。同时,清华大学的部分专业课程,也通过“edX”等平台接受学习者注册。

  2013年初,北京大学为此专门成立网络开放课程建设领导小组,校长助理李晓明任领导小组组长,调动校内教务部、研究生院等多个部门、学院共同参与。

  有批评者称,“大规模在线课程”不过是金融危机后华尔街搞出来的新泡沫,但是,MOOCs却在源源不断吸引着资金和眼球。11月23日,北京大学教育信息化论坛上,中央电化教育馆馆长王珠珠就指出,世界上尝试MOOCs的大学都是“全球最好的学校,他们将引领教育变革的潮流”。

  王珠珠还介绍说,在美国,总统奥巴马也在积极推广MOOCs这种新的远程教育模式。当然,与众多高校的出发点不同,奥巴马是希望在互联网时代,通过这种廉价的教育模式,在经济危机导致学费升高后,“给中产阶级谋取福利”。

  面对“学习革命”中国充满机遇

  北京大学艺术学院教授朱青生在Coursera平台上开设了中文的《艺术史》课程,现已有超过一万人选修。对MOOCs热潮,他认为:“MOOCs的本质是利用信息/图像时代‘视频网络传播’创造和改造知识,传播知识。”

  朱青生认为,就创造、改造知识而言,MOOCs强调“当时性”——即要求讲授者必须迅速、全面、即时地掌握该MOOC课程播送时的知识状态、动向和最新研究成果,对之至少有所评述(review),最好有所推进。

  就传播知识的方式而言,MOOCs强调“当场性”——即用文字、数字和图像综合表达,并且要与此MOOC课程的相关数据库和网络(专业互联合作网络)完全接通,让听课者立即进入前沿和焦点问题。

  因此,朱青生认为,MOOC课程在北京大学的任务,“不是仅仅制作课程录像,而是建造新时代的视频网络知识系统理念、方法和技术”。他的这个建议,据说已得到了“北大MOOCs课程领导小组”的认可。

  对正在蓬勃发展的MOOCs,中国教育部也已有所行动。2012年3月,教育部印发《教育信息化十年发展规划(2011-2012)》明确指出:“信息技术对教育发展具有革命性影响”,要求通过信息化与教育深度融合,促进教育公平、提高教育质量,甚至推动教育理念变革,创建学习型社会。

  创建学习型社会,对多数人来说可能是个过于宏大的目标。但是,在北大、清华等知名高校,不少学校和老师们已敏感到危机的来临,当然也不乏机会。据知情者透露,对在线教育的迅猛发展,北京大学前校长周其凤曾担忧:今后北大学生会不会不学本校的课程了?

  中国作为教育大国,目前已有北大、清华、上海交通大学等高校陆续在全球三大MOOCs平台上发布了自己的课程,面向全球学习者开放。对此,北京大学网络开放课程建设工作组协调人冯雪松老师对财新记者说:“最大的动力,或许还是改造北大,提升校园内的教学。”

  当然,传统大学的“围墙”暂时还不会被拆掉。但是,讲台上的教授们却必须要直接面临全球顶级同行的竞争。虽然大多数时候,这些MOOCs课程也只有10%左右的考试通过率,但在一个终身学习时代,正规教育与非正式学习之间的界限,正在被淡化。

  MOOCs正在改变学习,也在改变大学。关键的是,这还只是个开始。对中国13亿民众而言,大规模在线开放课程对教育和学习的改造,也刚刚起步。未来变数尚多,目前参与学习的人还不多,但是,在互联网时代,中国也充满巨大的机遇。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相关阅读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业务合作请联系站长

jo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