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earning之家 首页 资讯 教学设计 查看内容

暴力娜娜缩小放大

2013-11-1 11:16

MOOC的精神重于形式

  邹景平

台湾淡江大学教育科技系课程委员会委员,台湾文化大学助理教授,并兼任多家公司顾问。

  今年报刊杂志对MOOC的报道多如过江之鲫,绝大部分都属于新闻性、趋势性、冲击性的介绍,大多是对MOOC外在形式的描述,却少有对MOOC精神进行探讨。把人(学生)的重要性放在教学内容之上,是MOOC的重要精神之一,因此,MOOC平台设计的关键在支持大量且深度的互动,并需要增添一些新功能,这些内在特质,都不容易从MOOC的表面形式中看出来,这也是我们探讨MOOC时,要特别关注的所在。

  不要带着旧思维开MOOC

  今年,报刊杂志对MOOC的报道多如过江之鲫,绝大部分都属于新闻性、趋势性、冲击性的介绍,大都是对MOOC外在形式的描述,却少有对MOOC的精神进行探讨,俗话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若是没有踏实地体验过MOOC课程,是很难掌握到MOOC的门道的。

  要体验MOOC,一定要谦虚地从做个学生开始,踏实认真地跟着老师的指导学习,你学的课程越多,对MOOC的体验就越多元而深刻,才越发观察到MOOC的新精神与教学境界。

  这些新精神有些是与传统观念相违背的,若是我们不检视自己的旧思维,只是依样画葫芦地开MOOC课程,可能会导致“画虎不成反类犬”的结果。例如,大陆的清华大学即将于2013年10月中旬,在edX上面开的《电路》课,列出了11位老师的名单和照片,这在MOOC世界,算是特例,一般都是由一到两位老师主讲,顶多也就三到五位而已。

  殊不知,教课的老师越多,学生跟老师之间的感情联系力越薄弱,这可能也会降低学生持续上课的动机。清华大学推出的两门课,目前还没有MOOC中最流行的“课程简介”短视频,似乎还带有“重视文字甚于影像”的思维。

  即便是台湾大学预定于2013年8月底在Coursera上开的两门课,其中《历史人物秦始皇》似乎也还是脱不了文以载道的束缚,老师在视频中,不像西方国家的老师表现得那么自在和自信。希望这是刚开始的关系,也希望老师的表现会越来越好。

  不过,《历史人物秦始皇》的助教很热心,通过E-mail给学生开出从易到难的七八本参考书,或许这是出于学生的要求,但这一招,还是脱离不了传统思维。欧美的MOOC课,事前提供学生阅读书籍目录的并不多,即使是在课程中,也很少用到书本内容,顶多是摘录,即便需要用到,老师也会尽量帮学生找到电子书的相关章节。

  台大和大陆的清华,都是用华语教学,学生也会以华人为主,这跟用英语学习的MOOC族群相比,或许在学习需求和文化上,会有不同的样貌。无论如何,两校勇敢地踏出第一步实验,都该给予肯定与鼓励,只有不断地实验与尝试,老师和学校才能够掌握到MOOC教学的诀窍。

  MOOC比传统教育厉害的地方

  基于我对MOOC课程的体验与观察,我发现老师的教学内容并不多,每周短视频时间累计不超过一个小时,老师介绍的是核心且最重要的内容,MOOC的特色是互动,即使是两三分钟的短视频,也会嵌入一两个互动的问题。为了强化学生与内容的互动,MOOC强调每周都有测验和作业,测验大约是五至十道选择题或判断题。学生做完测验,马上就会看到结果,假如学生对结果感到不满意,还可选择再测试,所有测试记录,都会毫不遗漏地保留下来,让学生作为后续的参考,即使课程结束,学生依然可以看到所有的学习与测验内容,这是MOOC平台比教室教学还厉害的地方。

  传统上,无论老师或学生,都会不经思索地认为“老师教得越多,越负责任”。而且,我们都会严格要求老师主讲内容的正确与完美,不但要多,要周全,而且还要正确无误!若是被学生指出错误,大家都会认为是很没面子的事情。

  但是,MOOC的教学视频中,老师出现小错误的情况,在所难免,大家也不以为意。即使是Udacity创办人,塞巴斯蒂安·特伦(Sebastian Thrun)在教《人工智能入门》的时候,也是小错不断,因为发现出错误,所以教学视频的左下方,有时会出现一些修正错误的讯息来提醒大家。

  大家都以参与实验的心情,来上MOOC,加上不花费一分钱,所以大家的包容心特别强,师生的心态都比较轻松,老师除了视频内的核心教学之外,也会推荐一些参考资源,让大家随需取用。例如,我是上完TinaSeelig老师的《创造力速成课》MOOC课程,才去买了她的书来看,目的是想对课程的整体架构与内容取舍,有更深入的认识。

  绝大部分教MOOC的老师,自己都写过书,但都不会要求学生买书,通常,他们还会尽量帮学生争取免费的电子资源,例如跟书商协商,提供节录版的电子书等。

  学生才是第一的互动

  MOOC老师非常关心学生,把“学生”放在“授课内容”之上,换言之,就是把学生摆在第一,内容多寡和教学互动方式,则可机动调整。他们通过讨论区与问卷,实时掌握学生的反应与学习状态。一门课的三次问卷,是少不了的,课前、课中与课末的问卷调查,其目地都在帮助老师发现学生的最新状况,以及时做出调整。

  例如,我上斯坦福大学创业中心(Venture Lab)的《设计思考》(design thinking),老师虽然要学生组成小组,却规定每个学生都要自己交作业,交完作业之后,还要做同伴互评,每个学生一共要评八份作业,由学生针对五个项目评分,并给出评语,前面三份,老师已经评过分,学生可以对照自己与老师的评阅结果,逐渐掌握评阅的原则与分寸。

  后面五份,则由学生自己评阅,我总共花了两个半小时才评阅完,加上我做作业,也花了两个小时,若再加上到论坛和同学互动的时间,一周就要花上七八小时,实在是很大负担。我想,心有怨言的学生一定不只我一个。所以,老师在期中问卷里,就针对同伴互评,询问大家的意见,老师并说,可能下次的同伴互评,就会有所改善。

  不过,抱怨归抱怨,我发现自己经过八次互评过程,才真正对设计思考的工具“移情图”(Empathy Map),有了深刻的认识。老师若是顺从民意,删减互评的次数,可能会削弱学习的成效,虽说“严师出高徒”,但多少人能真正体会严师的苦心呢?为了维持更多学生的学习兴致,严师有时也要弯腰了!

  因此,老师也会苦口婆心地通过E-mail跟学生沟通一些观念,例如,同学的评分只是给你参考,并不会影响你是否会取得证书,被评分的人固然会受益,评分者也会因为评分活动而受益。MOOC中师生之间的关系,比较像朋友,不像中华传统中那么讲究“师道尊严”。

  MOOC除了重视“大量且深入的互动”之外,还特别强调“做中学”,因此,作业的设计变得很重要。TinaSeelig老师说她准备教学时,花最多时间的,就是构思给学生的作业,而她每周的教学视频,大约只有五分钟。

  《设计思考》课的学生,在交作业时,有时会发生一些问题,譬如作业上传不了,或是同伴互评时,看不到同学的作业。

  为此,老师特别说:“请记住这个课程(同时也是设计思考流程)是关于‘边做边学’的,我们也要针对什么是可行的,什么是不可行的,进行反思,而非要求‘第一次就把事情做好’的环境,真正重要的是你要培养出一个持续学习的心态。”

  把人(学生)的重要性放在教学内容之上,是MOOC的重要精神之一,因此,MOOC平台设计的关键在支持大量且深度的互动,并需要增添一些新功能,这些内在特质,都不容易从MOOC的表面形式中看出来,这也是我们探讨MOOC时,要特别关注的所在。

鲜花
鲜花 (2)
握手
握手 (1)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相关阅读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业务合作请联系站长 QQ 2257447998

jo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