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E-learning之家 首页 资讯 行业动态 查看内容

外媒:在线教育将影响中国高等教育?

  美国最大在线教育项目Coursera的网页截图。

  美国Coursera在线教育公司的创始人:

斯坦福大学教授达芙妮·科勒(右)与安德鲁·吴(左)。

  随着技术的进步和教育观念的改变,网络在线教育日前在中国年轻人中受到追捧,不少网站和教育企业纷纷投身这一领域。但在美国《大西洋月刊》看来,这并不意味着在线教育在中国的发展,已经一路通畅。

  美国最大的在线课程项目开始瞄准中国

  耶鲁大学哲学家谢利·卡根开设了一门关于死亡的课程,他最喜欢收到世界各地的粉丝发来的电子邮件。

  密歇根大学的博士生李默(音)从没到过耶鲁大学,也没见过这位教授,却坚信他的课程“为我打开了新的大门,让我理解了生命和死亡”。

  2010年夏天,正在中国科学院攻读发展生物学博士学位的李默,无意中在网上看到卡根盘腿坐在讲台上授课的免费视频后,便成了这位穿牛仔裤、帆布鞋,一脸大胡子的教授的忠实追随者。

  这并非偶然。随着公开课程的增多和互联网的发展,一些美国教授在海外拥有了数量庞大的追随者,尤其成了中国青年心中的“明星”。

  耶鲁大学公开课程主任黛安娜·克莱纳告诉美国“Chronicle”网站,根据最近的谷歌分析数据,2009年7月至今年1月,卡根在耶鲁大学网站上的公开课视频,每周都会受到来自中国的3000次点击。实际人数可能还要更高。由于视频得到了“知识共享”组织的许可,中国学生可通过优酷、土豆等第三方网站来访问视频,而耶鲁大学无法从这些来源跟踪点击量。

  由于对高等教育的需求和学费成本的上涨,人们曾难以理解的大型开放式网络课程(MOOC),已变得越来越重要,甚至创造了替代传统大学的市场机会。

  《大西洋月刊》报道,美国最大的在线课程项目Coursera已联手84所美国大学,为全球学习者提供超过400门在线课程,并于今年7月获得了新一轮、也是最大一笔融资4300万美元。2012年4月和7月,Coursera分别获得了1600万美元和600万美元的融资。今年7月融资的投资者包括世界银行下属投行机构、俄罗斯创投大亨尤里·米尔纳、美国劳瑞德教育集团及其他风投机构。

  如今,该项目开始瞄准中国、印度和俄罗斯市场,通过与当地机构合作,加快国际扩张步伐。

  “Chronicle”网站称,中国目前是美国的第4大免费在线课程的消费国,常青藤盟校的开放课程在中国开始流行,甚至影响了中国的高等教育。

  “我们的核心使命是提供优质教育资源,无论你身在何处、使用何种语言。”Coursera的联合创始人、前首席执行官安德鲁·吴说。今夏,该项目与台湾国立大学、香港中文大学联合推出中文平台;5月初,又与北京大学合作开设3门普通话授课的课程,与上海交通大学、复旦大学的谈判也在进行中。

  8月,中国最大的公共翻译社区网站译言网加入Coursera全球翻译伙伴计划,将部分英语课程引进中国。受年轻人欢迎的科学网站果壳网,立即跟进。

  9月底,中国互联网服务提供商网易宣布,与北京大学合作,为Coursera和EdX(美国另一免费在线教育平台)的在线课程,提供技术支持。

  但这远远不够。中国的互联网公司和教育机构希望推出自己的在线课程,以在日渐扩大的在线教育市场中分得一杯羹。

  “注意力必须从线下转移到线上,否则新东方将难以生存”

  随着互联网、多媒体信息处理、云计算和其他信息技术的进步,中国的网上在线教育快速增长。而教育观念的转变,更让它变得不可避免。

  美国雅虎新闻网称,今天的中国学生已比以往更能适应在线学习,而大批在线教育公司也已经可为数量巨大的受众提供服务。

  2011年至2013年,在线教育公司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如2011年11月面世的传课网,2012年8月出现的粉笔网,和当年12月成立的91外教网。

  去年,只有6项投资针对中国在线教育。但在今年前7个月,22家在线教育机构获得了天使投资,其中,拿到2000万美元投资的沪江外语学习网站,尤为引人注目。但根据德勤会计师事务所的统计,与他们轻易就能超过10亿美元投资的美国同行相比,这一数字仍然微不足道。

  今年10月10日,清华大学研发的“学堂在线”平台正式启动,面向全球提供在线课程,并得到北京大学、浙江大学、香港理工大学、台湾大学等十几家名校的支持。自此,中国学生将在本国的在线教育平台上获得国内外的优质教育资源。

  无论喜欢与否,中国的互联网企业和传统教育公司都必须适应变化,错过这一趋势可能意味着无法计量的损失。正如雅虎新闻网所说,网络教育成为一种教学和学习的趋势,将在技术、产品、服务、商业模式与资本进入方面,变得越来越成熟。同时,随着网络教育的优势日益突出,在线教育的公众接受度和市场需求将继续增加。

  事实上,中国传统的教育培训机构已先后步入了网络教育领域。

  北京巨人教育集团在2013年7月推出了在线学习网站,龙文教育计划在在线业务方面投资5000万元人民币。传统的互联网巨头百度、谷歌、腾讯、优酷、网易、金山词霸甚至淘宝,也纷纷涉足这一领域,建设相关平台。网易公司开通了网上课堂,为用户提供免费的教学视频;上海淘米网则以电子书、录像的形式,为儿童提供在线教育。

  民营教育巨头新东方的总裁俞敏洪最近表示,在3~5年内,在线教育在该公司私人教育市场中所占份额,将从现在的10%增加到40%,而新东方的定位就是一个“内容提供者”。

  注意力必须从线下转移到线上,否则新东方将难以生存,俞敏洪说。

  虽然中国消费者往往不愿为互联网上的事物付费,但从iPhone和iPad最受欢迎付费类软件前100名的数据看来,人们对实用工具、教育、促进效率等的应用,支付意愿更高。

  “当你把电子设备放到孩子手中,就会发现,他从中学习的能力其实非常强。”香港手机游戏开发商Outblaze的首席执行官雅特·肖,向尼泊尔的学校捐赠了一批平板电脑。他告诉《华尔街日报》:“讲座仍是最受欢迎的方式之一,而在线教育系统更倾向于解释和自学。”

  相比技术上的困难,更大的挑战在于理念

  今年4月,香港科技大学推出了亚洲第一个MOOC,希望吸引中国学生的兴趣。但他们惊讶地发现,在全世界1.7万个报名的学生中,竟有60%来自美国、英国和加拿大。

  与此同时,在中国的一个大型MOOC论坛上,3万多名成员积极翻译来自美国MOOC课程的材料,与同行的学习者交换笔记,一起复习。

  《大西洋月刊》称,中国的大学生对MOOC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投资者对中国市场的巨大潜力垂涎三尺,但首先,他们将不得不克服横亘在面前的技术问题,和以教师为中心的传统学习方式。

  当前的合作表明,多数中国高校和教育机构乐于探索新技术的边界,MOOC仍准备通过提供课程、改进教学方法的方式,来转变高等教育机构的传统模式,但必须应对“技术基础设施缺口和独立学习能力缺乏”的现实状况。正如《华尔街日报》所说,在中国这样一个痴迷于教育的国家,网上在线教育潜力巨大,但还远没起飞,虽然这个国家拥有世界上最大的互联网用户群,也是世界最大的智能手机市场。

  北京大学第一批网络公开课程在EdX上线后,中国的学习者们遇到了一系列问题:无法注册、网页加载困难、无法使用YouTube视频网站、课程质量较低。MOOC粉丝、果壳网编辑张木军(音)告诉《大西洋月刊》,低技术含量的讲座让他想起上世纪80年代的远程教育电视节目,只有一个人在镜头前大声朗读。换句话说,这种教学风格对今天的学习者来说,完全没有吸引力。

  与美国不同,中国老师相对缺乏在线、互动教育项目所需的技术,中国的在线教育并没有形成清晰的商业模式。YY语音的首席财务官埃里克·何告诉《华尔街日报》,如果教育公司不是仅仅提供讲座视频,人们应该更愿付钱。他说,去年有一名教育内容提供者在其网站赚取的收入高达1000万美元,但YY还没从内容提供商手中提成。

  然而,相比技术上的困难,更大的挑战在于理念。

  传统的中国教育以教师为中心,侧重考试,中国的学习者不太需要互动式学习、培养广泛的兴趣爱好和适应不同的学习风格,他们只需要“强大的内在动机和自律精神”。在中国模式下,帮助通过考试和找工作的教育仍最受欢迎,其中最昂贵的培训可以帮助学生通过公务员考试的面试。

  理解这个现状必须看到中国残酷的就业市场:今年,30%的大学毕业生无法找到工作。为让学生有一个类似于文凭的“官方凭证”来找工作,Coursera为今年年初招收的学生推出了“签名追踪”计划,但中国雇主对这一证书的认可程度,尚未可知。

  因此,《大西洋月刊》总结道,若MOOC在可预见的未来保持现状,它还远非解决中国教育问题的灵丹妙药。

鲜花
鲜花 (1)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相关阅读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业务合作请联系站长

jo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