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earning之家 首页 资讯 行业动态 查看内容

暴力娜娜缩小放大

2013-10-10 15:12

E之家交流群:78226903 原作者: 马晖 来自: 21世纪经济报道

在线教育:一场呼啸而至的教育革命?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章政讲了个小笑话,课堂里笑成一片。

  这是一堂有关创业的选修课,经济学家章政面对来自北大不同院系的40多位同学讲述他眼中的“企业家精神与创新”。这堂课,跟北大学生每天要上的数百门选修课貌似没有太多不同,除了教室角落里一直工作着的那台摄影机和笔记本电脑。

  通过摄像机的镜头和互联网,全国50多所学校的学生们坐在黑龙江、海南、四川学校的教室里,跟着北大的同学一起听课,一起笑。

  “只有在线教育,才能凝聚天南海北这么多人一起上课。”彭天说。

  类似的图景,在大洋彼岸的美国也在上演着。可汗学院,一家美国的在线学校,每天有来自全球的数百万学生,通过YouTube来学习它所录制的学习短片。

  有人说,互联网在改变教育,一场教育变革即将拉开序幕;更有人将2013年的中国称之为“中国在线教育元年”。

  “这不再是柏拉图或我祖父母那个时代的星球了,事实上,现在,这是你学习的星球。”美国人柯蒂斯·J·邦克在他那本著名的《世界是开放的:网络技术如何变革教育》这样写道。

  一场静悄悄的革命

  “个人感觉这门课,对比以往我接受的教育经历,有很多很好玩的地方。”彭天是“创业咖啡”项目的负责人。这位80后北京大学毕业之后,负笈欧洲,留学归国后来到友成基金会,开始了在线教育的尝试。

  “创业咖啡”的课程一学期32个学时,由于是在线教育,可以利用视频直播、远程互动等新技术,一学期的课上下来有很多新鲜的尝试。

  去年“创业咖啡”的课堂上,彭天请到了2006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孟加拉的乡村银行家穆罕默德·尤努斯来讲了一堂课。“当时他对着镜头讲了一段课程,接着把这个东西发给我们,我们经过处理和制作完成的这个课,效果非常好。”彭天回忆道。

  2011年10月,创业咖啡项目启动,当时全国有11所高校参与。随后,像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多的学校参与进来。截止到目前,全国18个省(市、区)共有58家高校、孵化器和社会组织开展参与,覆盖3000名师生。其中,既有北大、武大这样的名校,也有荆楚理工学院、云南林业职业技术学院这样的普通学校。

  “在线教育作为远程教育第三代形态,已成为近年来国际教育变革的主力。”北大教育学院副院长、教育技术系主任尚俊杰说。可汗学院的迅速崛起,可视作是这场变革中的标志性事件。

  2006年9月,一个人,一台电脑,孟加拉裔美国人萨尔曼·可汗创建了可汗学院(Khan Academy)。如今看来,这是个多少有些传奇色彩的故事。最初,可汗从哈佛大学工商管理学硕士毕业,在一家基金公司做分析师。2004年,可汗上七年级的表妹遇到了数学难题,向他求教。兄妹两人通过远程视频聊天软件、互动写字板进行交流。后来可汗录制一段10分钟的讲解视频放在YouTube网站上,供表妹和她的同班同学一起学习,结果很受孩子们的欢迎。

  此后,可汗录制的视频内容越来越多,涉及到关于数学、历史、金融、物理、化学、生物、天文学等各个科目。后来,他正式创立了非营利的可汗学院。2010年,可汗学院获得了比尔·盖茨慈善基金及谷歌公司的赞助,将现有的教学视频翻译成西班牙语、法语、俄语、汉语等10余种语言,从而一跃成为全球在线教育的佼佼者,惠及全球近千万学生。

  到目前为止,可汗学院已开出3500多门课,并开始跟美国十几个学校进行合作,今年可汗学院的课程在全美20多所公立学校被采用。

  同样的轨迹,也在其他在线教育的尝试者身上重现:

  2010年5月,开放式在线教育网站Udemy创建,并在2个月内拥有2000门课程1万名注册用户;2012年2月,计算机科学领域的网络学习社区Udacity创建,一个月内9万名学生注册,覆盖190多个国家;2012年4月Coursera、edX创建,现在已有数百万学生。

  如果回顾远程教育发展的历史,不难看出,相对于过往通过书信邮件、电话、收音机、电视等媒介开展的远程教育,计算机网络的出现将远程教育变成了在线教育。这种从远程到在线教育的转变不仅排除了距离作为受教育的一种障碍,而且冲击着建立在工业革命基础之上的整个现代教育体系和教育方法。

  教育的进一步发展似乎正在经历着一个和传统教育发展相反的过程,即在一个更高的层次上从集中逐渐走向分散的过程。“我想让大家注意到,在教育这个领域中一场革命正静悄悄地发生。”汤敏说。

  中国试水在线教育

  不久前,北京石景山区另一所小学则举行了电子书包示范课。

  所谓的电子书包,是指一部装载了各种学习资料、阅读工具、测试题库在内的平板电脑。据北京市教科院负责人介绍,今年北京市教委将全力推进教材数字开发资源的试验,年内则将完成京版纸质教材的电子化开发,并在这个基础上,进行整册教材的高端电子化开发。

  目前,北京市已在海淀、东城、大兴等几个区分别设立了试点学校,试点学校校内已实现了无线网络全覆盖。

  这所学校的尝试,不过仅仅是北京中小学数字化校园的一个探索而已。根据《北京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北京中小学将在未来逐步建立数字化校园,数字化教学是其中的一部分。

  在线教育的试点,在上海、江苏、浙江等东部沿海经济发达省份也渐次推开。上海市教委相关人士称,未来三五年内,上海市有可能出现“电子书包”完全取代纸质课本的情况。

  不仅基础教育领域,高等教育领域也频频试水在线教育。作为中国最老牌的远程教育学校,国家开放大学(原“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在2012年的更名成立仪式上,时任国务委员的刘延东就明确提出,国家开放大学要致力于“推进信息技术与教育教学深度融合,完善以学习者为中心、基于网络自主学习、远程支持服务与面授相结合的教学方式,创建友好的数字化学习环境。”

  “我们现在一直在按照延东同志的指示,在推这件事,包括学分银行、立交桥等制度建设,承担了部里面的一些重要课题。”国家开放大学校长办公室相关人士透露。

  今年的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教育部部长袁贵仁亦明确表示,未来中国教育要面临的主要挑战就包括“如何加快教育信息化硬件、软件建设,以教育信息化带动教育现代化?”

  据教育部内部人士透露,今年教育部将启动实施宽带网络校校通的计划,提速国家数字教育资源中心以及共享服务平台的建设。

  “领导也觉得,通过现代信息技术,可以使东部沿海的很多优质教育资源共享到中西部地区,是短时期缩小东西部教育差距的好抓手。”上述教育部内部人士称。

  不过,与国际上在线教育发展一日千里的图景有所不同,国内教育领域人士对于未来在线教育能扮演什么样的角色,线上教育是否会取代线上教育进而导致教育的整个形态发生天翻地覆的改变,一些人还是持有不小的怀疑态度。

  北大教育学院副院长、教育技术系主任尚俊杰给出了一个具体例子:云南大理的一所普通中学,近年来开展了一项实验,学校选择一个实验班,在课堂上取消老师讲授,而是集体收看另外一所重点中学老师的上课视频。据这所学校的校长反馈,过去3年的试验,看视频的实验班跟普通班的成绩没有什么差异。

  “当然,这里只拿成绩作为唯一的衡量标准。如果小孩子没有真的老师,对其他的有没有影响,这点不知道。”尚俊杰表示,“如果以后全中国教语文、教数学的只有一个最优秀的老师来教,其他人都看录像,我个人觉得不可取代。”

  体制障碍亟待破局

  “现在国内的在线教育并没有触及到教育最重要的部分,如基础教育、高等教育领域。”北大教育学院副院长、教育技术系主任尚俊杰表示。

  对于尚俊杰的判断,多位从事在线教育领域的人士都表示了认同。究其原因,还在于目前体制机制所存在的障碍。

  首先是先前学习评价机制在中国尚未建立起来。所谓的先前学习评价,是指对成人非正式学习所获得的知识、技能或能力加以测评、认可并授予相关证明的一种评价方式。美国对先前学习评价通常用PLA(Prior Learning Assessment)一词来表述。

  在美国,早在上个世纪70年代就成立了成人和经验学习委员会(Council for Adultand Experiential Learning,简称“CAEL”),这个机构并非隶属政府教育主管部门,而是一个全国性的非营利组织,其职能就是负责制定先前学习评价政策,制定大学水平学习标准,并指导各个机构开展先前学习评价。

  “我们国内现在还没有这样的机构,没有人能对一个人的先前学习进行评估,所以学分银行制度的建立应该是个基础工作,先从受教育者已有的教育履历算起。”国家开放大学校长办徐明军表示。

  据他介绍,“学分银行”制度,是将一个学生完成学业的时间从过去固定学习制变为弹性学习制。只要学生完成一门课,就可得到相应的学分并进入到“学分银行”中。此外,当他参加技能培训、考证也可以计算学分,然后按全部应得学分累积。

  更为关键的是,这项制度还允许学生不按常规的学期时间进行学习,可以像银行存款零存整取一样,如果你学习实践中断了,几年后可以再接续起来,过去的学习经历仍旧可以折合成学分,存储于“学分银行”中。

  在徐明军看来,如果没有“学分银行”制度支撑的话,未来在线教育在中国的发展,只能幻想一个美好的未来,而缺乏实质性的制度土壤。

  “现在这个事,主要是成教领域推动,现在是成人教育、继续教育这个在做,在推动互认。但是对于普通高校,尤其是那些优质高校,一般没有特别大的兴趣去做。”有熟悉情况的相关人士表示。

  据悉,教育部去年已经委托国家开放大学进行包括学分互认在内的“学分银行”制度建设的专题研究,预定在今年年内结题。目前,主要的思路是“先从成人教育领域的小系统内推动,先实现学分互认,然后争取向普通高校推进。”

  “很容易就想明白,如果未来一个三本院校的学生通过在线学习修北大课,拿到北大的学分,学分积累够了,甚至能够拿北大的毕业证,这会对北大这样的名校造成怎样的冲击?”上述人士表示。

  “可能在我们现有的教育体制下,很难承认这个学分。”汤敏说。在他看来,在线教育在中国的推广,学分互认是个关键。但他对此颇有信心,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多高校会改变此前的立场,纵身跃入在线教育的洪流,“因为全世界的趋势都是这样的”。

  不过,目前来看,打破学分互认的坚冰,并非易事。

  国外数据统计显示,目前通过MOOC(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s“大规模网络公开课”)拿到学分的人非常少,学习成功率仅为5%。就是在美国这样在线教育发展迅疾的国家,包括美国开放教育资源联盟在内,其受到美国教育委员会承认学分的只有5门课程,而且还是刚刚得到承认的。

  “无论是国内,还是从国外经验来看,学分互认,最终建立起‘学分银行’制度,都是在线教育发展的基石。”国家开放大学的徐明军表示。

  对此,教育部的今年的年度工作重点中也有提及,强调要“加强继续教育学习资源、平台以及学习成果认证、积累与转化制度建设”。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相关阅读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业务合作请联系站长

jo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