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earning之家 首页 资讯 行业动态 查看内容

暴力娜娜缩小放大

2013-9-26 10:28

E之家交流群:78226903 原作者: 温才妃 来自: 科学时报

在线教育的北大之声

  2012年是MOOC(大型开放式网络课程)元年。有评论说,名校的围墙正在被MOOC逐渐推倒。

  今年5月,北京大学宣布加入edX平台(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联合创建的免费在线课程项目)。

  9月23日,北大首批网络公开课《民俗学》、《世界文化地理》、《电子线路》和《20世纪西方音乐》终于在edX平台上揭开了神秘的面纱。另有3门课程也将于9月30日在Coursera平台(斯坦福大学教授推出的免费大型公开在线课程项目)上线。

  MOOC、edX平台的到来,让更多的学生接触国际高水平课程,固然会给教育公平带来一定的改观;但除了不断上线网络公开课,国内高校还需要思考些什么?

  edX,北大来了

  众所周知,灰姑娘的故事源自《格林童话》,可又有几个人知道“灰姑娘”最早的书面文本出现在1000多年前的中国?

  视频中,主讲《民俗学》的北大中文系副教授王娟穿梭在红墙绿瓦之间,向观众娓娓道来“灰姑娘”的起源。原来,早在唐朝,《酉阳杂俎》中已经记录下了“灰姑娘”的故事《叶限》,受尽后母虐待的女孩儿在神奇鱼骨的帮助下,穿上漂亮的服装、金鞋去参加洞节,最后因为金鞋丢失而与洞主缔结姻缘。

  在北大艺术学院副教授毕明辉主讲的《20世纪西方音乐》中,你会知道什么是音乐、什么是20世纪西方音乐、什么是有效聆听,课程引导学生探查关于20世纪西方音乐的三种聆听模式。这也是一门在全球范围内首次开设的课程。

  据北大网络公开课负责人之一、教育学院现代教育技术中心主任汪琼介绍,北大此次开设的7门网络公开课,并没有严格限定主题,未来5年间北大将陆续推出100门网络公开课,届时或将按照专业推出系列课程。

  “和其他高校上线的网络公开课不同,北大要求本校学生一定要合理利用网络公开课资源,纳入选修课计算学分,没有选上选修课的学生,学习课程之后将给予课程结业证书。”汪琼说。

  实际上,4门网络公开课在北大试播期间,已经引起了不小的课堂反响。王娟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学生们在试听了两节网络公开课后,在课堂上讨论的氛围有了很大改观。“过去老师问有没有问题,学生经常沉默;这次学生不仅有问题要问,而且都是高质量的问题。”

  教师?演员?

  别看剪辑出来的画面精美、妙语连珠,事实上,老师们首次录制网络公开课,都有着一种特殊的纠结。这一纠结来自于教师与演员的定位之争。

  美国媒体文化研究者、批评家尼尔·波兹曼在《娱乐至死》一书中提到,在电视上,政治家给观众的不是他们自己的形象,而是观众想要的形象。换句话说,在镜头前,政治家不再是一名政治家,而是一名演员。如今北大的老师们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

  “我在课堂上给学生说了个笑话,课堂气氛很好;但是,我给摄像机讲了个笑话,我到底该不该笑?我笑,对着摄像机只有干巴巴的笑容;我不笑,却又做不到相声演员那样,甩了包袱皮都不动。”主讲《电子线路》的北大信息科学技术学院副教授陈江很无奈。

  主讲《世界文化地理》的北大城市与环境学院教授邓辉则拒绝对着一台摄像机讲课。本次上线的《世界文化地理》课程,是由他申报国家精品课程的录像剪辑而成的。

  在他看来,教学沦为一门表演,教师变成了演员,自己并不太能接受。“教师与学生的互动很重要,尤其是上大课,教师会受学生气场的影响,刺激出即时的灵感。然而,摄像机前教师甚至不知道学生是谁,更不用说了解他们的认知程度,这会造成一部分教师的讲课难以进行。”从这点而言,他更赞成课堂实录。

  但陈江却认为,将来为MOOC录课的教师都将是“演员”,身后还会有一群专业的教授为这名“演员”准备素材,使得学生能够津津有味地听课。“效率是第一位的,效率是以学生吸收的知识为衡量。用点名的形式把学生钉在传统课堂并不是效率,未来的教师必须学会在有趣的讲解中,把该讲的知识穿插在其中。”

  教师会沦落为助教、辅导员吗

  MOOC的到来,让陈江觉得“与其说(做MOOC)是激情,不如说是危机感”。他把这种感觉形容为“就像洪水冲下来,第一批被冲垮的人在努力爬到浪头,跟着一起冲下来”。

  “MOOC的发展,会让一部分教师组成团队,但是会让更多的教师沦为助教、辅导员的角色。”陈江说,“除非有更好的形式吸引学生听课,否则一部分教师注定要沦落。”

  他正在尝试着分配4个小时的课时,2小时让学生观看视频,余下2小时进行课堂讨论,“在这个过程中,我充当的就是辅导员角色”。

  MOOC的确免去了教师一遍遍地讲述,不仅提高了课堂效率,也为扩宽学生知识广度打开了更多窗口。然而,正像一些人担心的,MOOC再往知识深度方向发展,等待它的也许会是一道瓶颈。

  尼尔·波兹曼曾在电视时代的语境中提到,电视在培养深层次的、具有推论性的思维方面明显不如铅字。同样的问题存在于MOOC中,只不过情况稍微改善。

  陈江表示,学生看了MOOC后思想大幅度升华,只会是小概率事件。“思考的深度,关键在于讨论,与任课教师、同学的互动相关。”

  清华大学教育研究院副教授李锋亮曾在《顶尖研究型大学难成开放在线课程主角》一文中指出,MOOC虽然允许网络上的提问,但是面对大面积网络提问时,让教师投入全部的精力一一回答,显然不太现实。

  大学在短期内不会消失,尽管名校与普通高校的差别有所减小,教师的主导功能依旧存在,但人们仍然不得不考虑MOOC给高等教育带来的冲击,正如陈江所言:“网络授课已经到了一个结点,能够蹦一蹦的人,也许可以超过这条线。”

  《中国科学报》(2013-09-26第5版大学周刊)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相关阅读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业务合作请联系站长

jo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