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earning之家 首页 资讯 行业动态 查看内容

北大清华部分课程上线MOOC 高校试水在线教育

  2013年4月16日,上海交通大学,一名学生用iPad在线观看“南洋学堂”上的视频公开课。

  包括Coursera、Udacity和edX三大在线教育平台在内的MOOC(大规模在线开放课程),或许将颠覆传统的高等教育模式。

  这场从2012年开始、由硅谷、麻省理工学院(MIT)发端的在线学习浪潮,理想是“将世界上最优质的教育资源,传播到地球最偏远的角落”。免费获得全球顶尖高校明星教师的课程,甚至取得学位,如今看来并非不可能。TIME杂志甚至毫不吝啬地把2012年称为“MOOC年”。

  一年后,中国的大学也开始纷纷加入。2013年5月21日,美国在线教育平台edX发展了亚洲首批成员,清华大学、北京大学、香港大学、香港科技大学等高校加入其中。7月8日,上海交通大学和复旦大学也与著名共享课平台Coursera签订协议,正式加入MOOC大家族。

  自2013年9月23日起,北京大学在edX上的四门课程已经陆续上线;除此之外,9月30日,北大还将在Coursera上再发布三门课程。

  国内高校在线课程,已经正式亮相国际舞台。

  席卷全球的MOOC式学习

  2013年中秋节前夕,就读上海某外语类高校的大三学生小徐正与同学逛校园。中途她忽然说“到点了,我的回去做作业了”,随后匆匆赶回寝室。

  小徐是去在线学习平台Coursera,完成刚刚上线的加州大学尔湾分校的“微观经济学的力量:真实世界中的经济学原理”课程作业,为即将到来的出国做准备。没过多久,她惊喜地发现“北大的课程也在Coursera上出现了”。

  Coursera诞生于2012年,是美国斯坦福大学计算机学教授吴恩达(AndrewNg)创办的一个在线学习平台,目前拥有来自全世界62所大学的337门课程,其注册人数的增长速度“比Facebook还快”。在这所体量庞大的虚拟学校里,有来自220个国家的300多万名“同学”。

  如今,包括Coursera在内的MOOC三大巨头,集结了哈佛大学、MIT、斯坦福大学、普林斯顿大学、布朗大学、哥伦比亚大学、杜克大学等美国、同时也是全世界最优质的大学资源,正在为来自全球的每一位学习者免费提供优质课程。

  “最有意思的是,视频课程被切割成两三分钟的更小视频,由许多个小问题穿插其中连贯而成。答对,才能继续听课。你被课程内容吸引住,根本不可能开小差。”从2013年年初就开始接触MOOC的小徐,在Coursera上陆续完成了2门课程的学习。自2013年下半年起,她还到果壳MOOC学院积极参与讨论。

  小徐选择课程的标准,“主要看学校的知名度,还有是不是自己的目标专业课程”。在她看来,MOOC带来的一大好处,是像她这样准备出国学习的人,能有机会提前接触国外的高校教育,并锻炼自己的英语能力。

  在MOOC上课,你需要回答问题、做作业、参加考试。每结完一门课,你可以拿到一张证书;而作业的批改,均由机器打分。教师需要做的是针对同样错误答案的学生发送一条具体指点,这就是新型的“开小灶”—无论这个小灶的数量是几千人还是几万人。

  “通常情况下,我班级的学生是400人。”Coursera创始人吴恩达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这样比较,“上个学期我通过计算机在线课程,一口气教了10万学生。如果按照我在斯坦福大学的教学班规模,这样的数量我需要教上250年。”

  国内高校“试水”

  2013年9月23日,北京大学在edX上线的4门课程分别为《民俗学》、《世界文化地理》、《电子线路》和《20世纪西方音乐》,教学语言均为中文,成为第一批“试水”国际在线教育平台的国内高校课程。不过,这些课程并未配有英文字幕。

  开课前夕,部分课程还制作了课程预告片视频。视频发布不到两周,4门课程在edX的注册人数已经接近5000人。由于edX平台上所有视频链接均为国外youtube网站,国内无法访问。根据网络公开课负责人之一、北大教育学院现代教育技术中心主任汪琼披露,为避免内地学生无法看到edX平台上的北大课程,北大方面还将视频同步上传到了网易视频上。

  而有关“如何看到清华、北大加入MOOC”的讨论,早已在互联网上掀起。

  “我很惊喜看到清华、北大的课程加入MOOC,不过结合自己的现实需求,我可能还是会选择美国著名高校的课程。”小徐向时代周报记者概述自己当时参与讨论的观点:“道理很简单,清华、北大首批上线的课程,像MIT等高校也开了类似的课程,你觉得我们会怎么选?”

  一名曾在“知乎”上发表看法的匿名网友则认为,“清华北大加入edX,让自己的课程跟世界接轨,同时提高其在世界的影响力和知名度,这也是名校自我营销的一种手段。仅仅考虑其在国内可能有的影响已经是足够让我们欢喜了,并且能够为那些英语不太好的人,也提供参与MOOC学习的机会。”

  而网易云课堂的运营经理孙志岗则赋予了这一问题另一种意义,“中国有很多比例小但绝对数量一点儿不小的优秀教师,一直被淹没着;可悲的是,他们还在被体制逐渐同化着。MOOC为他们提供了机会。很多人已经看到了这个机会,并跃跃欲试,但走出第一步总是比较难的,需要有先走出来并成为榜样的人。清华、北大加入edX,就是第一步。”

  北大校长助理、计算机系教授李晓明参与的“人群与网络”课程,将于2013年10月20日在Coursera平台上线。根据李晓明的介绍,“北大已经上线的这几门课是在自愿报名、自行准备基础上逐步确定的。北大的网络开放课程含有必要的学习成果评估,北大在校生可获得与传统课堂教学等值的课程学分,其他学生可以获得北大提供的学习证书。”

  “过去几个月的准备,老师们的精力投入是巨大的,特别是像毕明辉的《二十世纪西方音乐》那种大制作的搞法,只能睡在办公室才有可能了。而未来几个月的教学活动,除了需要继续非常规的投入外,是否就能提高知名度还真不一定,北大现在愿意做MOOC的毕竟还是很少。”李晓明说,“但我相当肯定地认为,只要你认可了教书这份工作,而且自以为还教得可以,那边放着一条MOOC之路,就会有你心动的那一天。而一旦踏上了MOOC之路,就会看到春暖花开。未来,将会是争相上MOOC。”

  据悉,edX选择学校有非常严格的规定,基本上是各个地区的顶级牛校。不过第一批“试水”国际在线教育平台的课程究竟口碑如何,目前还有待进一步考验。

  此外,根据目前披露的上海交通大学和复旦大学与Coursera签订的协议,高校提供中文或者英文课程,将经过评审后上传。“网上课程生命”由学校自己决定,如果反馈正面,可以“延长生命”;如果反馈负面,则可以选择提前“结束生命”。提供的中文课程一旦有超过1万人选修,那么Cousera将在7天之内免费为课程提供字幕,甚至可以提供英文音轨。

  抢食在线教育蛋糕

  除了高校之外,许多机构也在对MOOC这块大蛋糕虎视眈眈。一个最新的消息是,科技公司Google要加入其中,宣布和edX一同合作创建一个开放的MOOC平台MOOC.org。

  MOOC.org的目标是成为在线教育的门户网站,集合学术机构、政府、商业机构以及个人的力量,帮助他们制作和维系在线课程。而Google则将在开发上给予edX平台帮助,提供2012年发布的Course Biulder工具来制作课程。MOOC.org预计于2014年上半年上线。

  而此前由斯坦福大学教授吴恩达和Daphne Koller创建的Coursera项目,分别获得了Kleiner Perkins和NEA合伙人共计1600万美元的资助,曾一度成为美国各大主流媒体报道的热点。

  此外,在线教育领域的创业公司2tor也在2012年获得了一笔总额为2600万美元的巨额融资。加上此前的3轮融资,该公司总共获得了9700万美元的资金。而试图挑战常青藤盟校的创业公司The Minerva Project,则获得了Benchmark Capital高达2500万美元的种子投资,他们将利用这笔资金重新构建一个虚拟的在线哈佛大学。

  国内各界,自然也看到了在线教育蕴藏的巨大商机。“国内还在从网络视频课堂向MOOC演化中,估计今年会出来一些网站。”国内科技创业公司人士贾鸣(化名)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目前已经有一些公司打着‘打造中国版MOOC第一平台’的口号陆续出来,据说会与清华、北大等国内高校合作,推出一批大学公开课程。其实2011年、2012年,就有几家以MOOC方式进行在线教育的公司相继在国内问世,基本都有风险资本介入。不过,总体还是处于山寨阶段。”

  高校方面,2013年7月在上海交通大学举行的在线教育发展国际论坛上,包括上海交通大学、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复旦大学、浙江大学等在内的C9高校以及部分985高校宣布,将在“在线开放课程”标准与共享机制建设等多方面进一步加强合作,逐步将平台课程资源向国内外开放,扩大享受优质教学资源的群体范围。为推进在线课程建设,上海交大将与上海电信共建E-Learning研究所,校企共建合作平台,让在线课程走进寻常百姓家。

  此外,清华大学校长陈吉宁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披露,2013年年底前,清华在一些精品课登陆edX平台的同时,还将继续酝酿“建立中国自己的在线教育平台”。

  颠覆传统教育模式?

  隐藏于在线教育繁荣背后的问题是:MOOC将给传统的高等教育造成怎样的冲击?

  “未来50年内,美国4500所大学,将会消失一半。”American Interest杂志在2013年初发出预测:MOOC预示了颠覆现有教育的可能性。而以提出“破坏式创新”概念而闻名的哈佛大学商学院教授Clayton Christense亦估计,在今后15年内,将有一半以上的美国大学破产,“取而代之的会是在线教育,或者是部分课程在校园教学、部分课程在线教育的混合模式。”

  与上述“大学消失论”相比,更为温和的观点则认为,MOOC带来的震荡或将使传统学位制度退居二线,个体学习变成一个连续性、终身式的过程。

  不过,谁也不会否认MOOC带来的变革。“MOOC在美国流行,很大程度上是为了解决教育费用过高的问题。有人曾经说,未来或许只有为数不多的几所超级大学才能做教育。”前述受访者贾鸣评价,“中国和美国一样存在教育问题,教育资源垄断、高考制度限制独立个体发展,很多人因为贫困或者其他原因与高等教育绝缘,MOOC的出现是对这些缺陷的弥补。”

  “当你考虑到世界各地有多少问题是因为缺乏教育而造成的,你就会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利好的消息。让这场教育革命来得更猛烈些!”写出《世界是平的》的作者托马斯•弗里德曼热情地赞美MOOC。而在美国流传甚广的消息—17岁的印度男孩阿莫尔•巴韦(AmolBhave)因为在edX的电路与电子学课程中考试得分在前3%之列而被MIT录取—则更让热爱MOOC的人们振奋。

  不过,在通往“教育乌托邦”的道路上,挑战依然存在—是否应该对在线教育课程收费?如何让MOOC平台盈利?而一些传统的教授也在抗议:在线教育正在让高等教育贬值,而数字化教学并不能为正在社会化的学生们带来校园互动的社会经验。

  一项调查的结果也削弱了在线教育的强大表象:在吴恩达最早的计算机课程中,注册人数达10.4万人,而最终做过功课的学生数量仅为4.6万人,大体上完成了家庭作业的人数只有2.5万人—真正完成课业的人并不占多数。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相关阅读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业务合作请联系站长

jo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