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earning之家 首页 资讯 行业动态 查看内容

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的国际现状分析

  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MOOCs)近年来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不仅在美国、加拿大,甚至在英国和中国,MOOCs已经成为媒体、企业、教育机构以及公众关注的热门话题。例如,美国之音“教育报道”栏目曾在去年报道过许多关于MOOCs的新闻;在英国,《MOOCs和开放教育对高等教育的影响》白皮书(Yuan&Powell,2013)一经发布便引起英国高校和政府的普遍关注;在中国,以李青、焦建利、吴维宁等为代表的教育技术领域的学者也开始介绍美国的MOOCs运动(李青等,2012;焦建利,2012;吴维宁,2013)。

  MOOCs之所以引起广泛关注,是因为它强调能够提供免费开放的、前沿性的课程,这些课程能够降低高等教育成本,并很可能导致高等教育现存模式的瓦解。正因为这一点,一些顶尖大学开始建立开放学习平台(如edX)并将其课程放在网上。新的商业运作也逐渐启动,例如Coursera和Udacity与一些有名的大学合作,提供免费的网上课程或者收取小额的颁发证书费用,但这些证书并不能等同于这些大学的学分。皮尔森(Pearson)和谷歌等一些大公司也计划进军高等教育,其计划的一部分就是倾向于采取基于MOOCs的方式。英国开放大学也成立一个新的公司――Futurelearn,旨在将英国著名高校免费、开放的网络课程推向世界(Futurelearn,2013)。

  从开放存取到开放教育资源,再到最近的开放网络课程,越来越多的高等教育机构加入到“开放”运动的行列。例如,2009年启动的英国开放教育资源计划,成功地开发了一大批免费开放的教与学资源,且这些资源遵循能够促进应用、再应用以及修改的版权许可(JISC,2012)。然而,尽管可持续问题是该计划的一个关键问题,但是最终还是没有找到开放教育资源可持续发展的途径。随着大量资金投入的落幕,对开放教育资源的批评声音也越来越多,批评意见之一就是开放教育资源依然没有影响大多数高校的传统商业模式或者日常教学实践(Kortemey-er,2013)。

  快速膨胀的MOOCs已经点燃了投资者和计划进入高等教育市场的大企业的商业兴趣。影响更为深远的是,MOOCs已经开启了高等教育变革的战略讨论,并使现有的网络教育提供者重新思考网络学习和开放教育在未来高校发展中的作用和意义。在上述背景下,高等教育机构需要明确如何服务于自身的特殊使命以及如何在快速发展的教育市场中满足不同学习者的需求。在国内,位于中国西部的陕西师范大学,在开放课程和MOOCs国际潮流的影响下,从2012年下半学期开始便自上而下地酝酿着进一步深化信息化教学的改革,而主要负责机构便是该校的网络教育学院,同时该校教务处也开始组织一批教师利用国外名校的开放课程进行混合式学习的试点。然而,在这一过程中,该校所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如何将不同部门对网络教学和开放课程的理解统一到一个正确、深刻和清晰的层次上,并确保新拟定的信息化教学发展规划实施的连贯性。

  为了加深对MOOCs及其对高等教育影响的理解,本文综合了各种对MOOCs的最新思考和讨论,包括媒体(博客和出版机构)、个人及组织发布的材料。本文旨在帮助高等教育机构能够更好地理解MOOCs现象及其对高等教育走向开放的推动作用。

  一、对MOOCs的初步理解

  (一)MOOCs的历史和关键特征

  MOOCs是随着开放教育资源和开放教育运动的发展而兴起的,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这一术语由戴夫・科米尔(Dave Cormier)在2008年首次使用,用来描述西蒙斯(Siemens)和唐斯(Downes)的“联通主义和联通的知识”(Connectivism and ConnectiveKnowledge)课程。该网络课程最初是为在册的25名为获得学分而缴费的学生设计的,同时向全球注册该课程的学习者开放。结果,超过2300人在无需缴费或获取学分的情况下参加了该课程的学习(Wikipedia,2013)。2011年,斯坦福大学的塞巴斯蒂安・杜伦(Sebastian Thrun)和他的同事将他们教授的“人工智能导论”(Introduction to Artificial Intelligence)课程向世界开放,吸引了来自190多个国家的16万名学习者(Wikipedia,2013)。这也标志着Udacity的诞生。之后MOOCs便成为一些机构、个人以及商业组织启动网络课程的标签。

  MOOCs最初的目的是将教育开放并为尽可能多的学生提供免费的高等教育。与常规的大学层次的网络课程相比,MOOCs有两个关键特征(Wikipedia,2013):开放获取――任何人都能够免费参与网络课程;可扩展性――课程可以设计成支持无限多的学习者参与其中。值得注意的是,这些特征可能会被不同MOOCs提供者给予不同的解释:一些MOOCs是注册人数众多但版权却不开放,另外一些虽然版权开放但注册人数有限。威力(Wiley,2012)指出,MOOCs概念的模糊性可能会威胁开放教育资源和开放课程的未来发展,因为公众会觉得“免费”就可以了,进而没有人关心“开放”的问题。而这会使得当前MOOCs提供者的版权许可产生一些问题,因为他们并不关心如何将其课程也赋予开放教育资源社区所提倡的知识共享版权许可协议。

  MOOCs的发展源于教育领域的开放理念,该理念强调知识应该免费共享,学习的需求不应该被人口、经济和地理因素所限制。尽管开放教育这一概念起源于20世纪早期,但从2000年以来这一概念便快速传播(Peters,2008)。麻省理工学院2002年启动的开放课件项目,以及2006年英国开放大学启动的开放学习项目,代表着开放教育运动的持续发展。受早期MOOCs发展的影响,一些顶尖机构也开始建立各种开放学习平台,例如2012年麻省理工学院的edX平台和英国开放大学的Futurelearn平台。随着MOOCs的发展,一个重要的现象呈现出来:当高等教育机构和私人组织寻求利用网络学习这些新途径时,教育市场的竞争将变得更加激烈。

  (二)cMOOCs和xMOOCs

  不同教学理念会产生不同的MOOCs:联通主义的MOOCs(cMOOCs)建立在联通主义学习理论基础上,强调非正式情景下学习网络的形成;基于内容的MOOCs(xMOOCs)则更多地体现了行为主义学习理论的特征。在许多方面,这种现象反映了对强调学习过程还是学习内容这一问题的争论,而这一问题教育工作者已经争论了数十年也没有达成一致。

  cMOOCs强调连接在一起的、协作的学习,课程建设也针对那些不受机构限制的相对自由的群体。cMOOCs提供了一个探索新教学法的平台,超越了传统的课堂情境,并因此站在高等教育激进变革的一端。而xMOOCs的教学模式基本上是高校内部教学模式的迁移或延伸,其特点是被“练习和测验”这种教学方法所统治,包括提供视频讲座、章节测验和课程考试等。xMOOCs还衍生了两种不同的商业模式:营利和非营利的。xMOOCs可以看作是麻省理工学院开放课件项目持续发展的组成部分,它依然坚持为全世界提供高质量、免费开放的教与学理念。而这也使得麻省理工学院更加有声望,同时也吸引了更多学生进入麻省理工学院校园学习。此外,具有商业头脑的投资者也对xMOOCs的商业潜力产生了兴趣,并建立了商业公司来帮助高校提供营利性的xMOOCs,例如Coursera和Udacity。但Coursera也开始运用学习社区、同伴评价的教学法,因此xMOOCs和cMOOCs的区分也只是相对的。

  二、MOOCs形式的开放教育运动

  以下是近年来启动的一些MOOCs项目,这些项目涉及多种学科和层次。

  (一)目前开展MOOCs的主要机构

  edX(https://www.edX.org/)是一个非营利的MOOCs开源平台,由麻省理工学院和哈佛大学投资六千万美元建设,并由这两个机构支持该项目的运作。edX由MITx发展而来,而MITx是麻省理工学院在2001年开放课件项目(OpenCourseWare)基础上于2011年启动的新项目。当前,该平台提供有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15门开放课程,涉及化学、计算机科学、电子学和公共健康等多个学科。这些课程的共同特点是针对这些学校学生开设的校内课程但同时通过网络免费向全球开放。2013年秋季学期,edX将提供韦尔斯利学院、乔治城大学以及德克萨斯州9所大学和6所医疗机构的网络课程。2014年,edX将继续扩大X大学这种联盟,另有其他国家的7所高等教育机构将被吸纳其中。来自全球的学习者只要掌握了这些课程的内容,便可以获得由edX和提供该课程的大学

  颁发的证书。尽管在2012年,该证书是免费的,但在以后将需要收取适当的费用。

  Coursera(https://www.coursera.org/)是一个以营利为目的的公司,该公司由一些商业投资者投入2200万美元建立。创建者是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科学系的两位教授。Coursera的主要教学理念是:在线学习是有效的、知识的提取和测验是重要的、掌握学习理论、同伴评价以及教室中的积极学习。目前,Coursera共有来自16个国家62所高校的332门课程,涉及计算机科学、数学、生物学、人文科学、社会科学、医学、工程学以及教育学等学科,注册用户300多万。Couresa的合作高校同时也利用该平台为校内许多学生实施混合教学。还有一些合作高校(如华盛顿大学)为那些愿意为获取额外作业、教师指导和考评而支付费用的学习者提供Couresa班级的学分。另有一些大学(如Antioch大学洛杉矶校区)承认该校学生学习Courera课程的学分,前提是所学课程须经校方核准。

  Udacity(https://www.udacity.com/)是由Se-bastian Thrun、David Stavens和Mike Sokolsky创建的营利组织,该组织也吸引了商业公司约2100万美元的投资。目前,Udacity共有涉及四个学科的20多门网络课程。这些课程将包含衡量课程掌握程度的积分系统,当学生在一门课程中的积分达到1级时就可以获得证书。另外,一些课程还提供大学学分,不过这需要学生支付一些费用。例如,学生(不限在册学生)在学完圣琼斯州立大学在Udacity中开设的课程并考核合格后,可以获得这些课程的学分,而这些学分在美国的许多大学是被承认和可转换的。

  Udemy(https://www.udemy.com/)创建于2010年,由商业公司投资1600万美元开发的一个平台。与edX、Coursera、Udacity不同,任何个人或组织都可以在Udemy平台上开设课程。Udemy目前提供5000多门课程,涉及各个学科,注册学生数超过50万。Udemy一直不断地吸纳各行各业(不局限于高校)的专家在该平台上教学。例如,2013年,Udemy启动了Teach2013计划,以鼓励工业界的专家和领袖创建自己的课程并开展教学。为了保证课程的质量,Udemy在公布课程之前,按照“严格质量控制办法”对教师设计开发的课程进行评价打分。课程可以免费也可以收费,如果收费,那么教师可获得70%的报酬。Udemy中收费的约1500门,平均每个学生学习一门课程需要缴纳20到200美元的费用,课程费用由教师自己决定,课程证书通常以主讲教师个人的名义颁发给考核过关的学生。

  由Hewlett基金和Shuttleworth基金提供经费支持。

  P2PU的理念主要有开放、社区以及同伴学习(PeerLearning)。例如,其机械学课程就集中反映了上述理念:课程没有专用的平台,内容选自现有开放学习网站,包括麻省理工学院开放课件的内容、Open-Study的社区、Codecademy的练习,并将这些内容松散地集中发布在邮件列表中供大家学习;没有教授或大学来组织,靠电子邮件传递课程进度表。在P2PU上,任何人都可以进行自己的教与学,所有课程都是免费的,但P2PU不提供学分认证。P2PU课程的质量改进基于社区的评价、反馈以及在此基础上的修订。P2PU还将游戏奖励机制融入到学习过程中,并遵循知识共享许可协议(CC-BY-SA)。

  可汗学院(https://www.khanacademy.org/)是另外一个知名的免费在线学习平台,它是一个由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Bill&MelindaGatesFoundation)和谷歌等公司提供经费支持的非营利性教育组织。可汗学院由萨曼・可汗(SalmanKhan)2008年创建,目前提供了超过4000段视频讲座,每段视频约10分钟,内容涉及从幼儿园到大学各个层次,学科涵盖数学、物理、生物、化学、计算机科学等众多学科。同时,网站还提供有练习和持续的评价、教师在教室或学校中使用的工具包、指导者(如父母、教师、教练等)使用的工具面板以及游戏奖励机制(奖章和积分)。

  在上述MOOCs的开展机构中,edX只提供一流大学的课程,尽管来自世界200多所高等教育机构表达了与edX合作的兴趣,但截至目前只有麻省理工学院、哈佛大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等几所著名高校被吸纳进X大学联盟。相比edX,Coursera定位于提供一个任何大学都能够使用的平台。Uacity提供的课程则不局限于高校,还包括一些大型公司开设的课程。其它一些MOOCs机构,例如Udemy、P2PU以及可汗学院则定位于为任何人提供获得专家指导、与同伴以及传统大学之外的其他人一起学习的机会。

  (二)MOOCs提供者的动机

  MOOCs的规模和开放的本质为所有人接受高等教育提供了机会,为网络教与学提供了试验场所。对这种高等教育新途径的探索引发了政府、教育机构以及商业组织的极大兴趣。当前高等教育机构参与MOOCs的价值在于使高等教育惠及更多的人群、进行网络教育的试验以及扩大机构的品牌效应(Educause,2012)。而学习者的数字足迹形成了大量的数据,这些低成本、拥有大量学生特征的数据可以加深教育机构对网络教和学的认识。例如,edX的发起者,麻省理工学院和哈佛大学就明确提出要利用MOOCs来理解“学生如何学”和“改进校内的教与学”。

  MOOCs的倡导者将其视为能变革高等教育的革命性力量(Shirky,2012)。对他们来说,MOOCs具有强有力的功能,将变革未来十年高等教育的组织和传递方式。对政治家而言,MOOCs有助于解决高等教育的预算拨款限制问题、降低学位课程成本,而这些都是通过高等教育供给的低成本、低风险的试验实现的(Carey,2013)。对商业组织而言,MOOCs将是进入高等教育市场的新途径,具体策略是提供MOOCs平台、构建与现有教育机构的合作关系、探索开展高等教育的新模式。例如,Udacity与谷歌、NVIDIA、微软、Autodesk、Cadence以及Wolfram等公司合作开发新课程,包括“HTML5游戏开发”课程和“移动应用程序开发”课程。对这些商业组织而言,MOOCs能够帮助公司从中吸纳和挑选出有才华的员工。

  (三)学习者的动机

  学习者参与MOOCs的动机在于可以学习高等教育机构的各种各样课程。影响学生学习的动机有许多因素,包括为了提高将来的收入、提升个人和职业身份、喜欢挑战、为了获得成就和寻找乐趣。杜克大学的调查研究表明,学生学习MOOCs的动机可以划分为四种(Belanger&Thornton,2013):为了实现终身学习或者为了理解某个学科,对于完成课程学习和取得成绩没有特别的期望;为了消遣、获得乐趣、增加社会经验和激发智力;与传统教育在课程学习方面的壁垒相比,这样学习很方便;为了体验或探索网络教育。课前调查表明,大量学生注册学习MOOCs的主要原因是觉得好玩和有趣(95%);课后调查表明,大多数学生认为他们对该课程的主题产生了兴趣(87%)。另外,学生也使用网络课程帮助他们决定是否需要注册这门课程(15%),而值得注意的是,少部分学生(10%)宣称他们无法支付正式教育所需的费用。为了更深入地理解学生的最初动机以及在学习MOOCs课程中靠什么维持他们的动机,还需要更进一步的调查。

  (四)商业模式

  MOOCs的主流提供商采用的常见商业营利模式是收取证书的费用。尽管edX是一个非营利性的MOOCs平台,目标是帮助有共同志向的大学实现其教育使命,但长远来看,edX也需要经费方面的自给自足;Coursera和Udacity是营利组织的代表,它们正在发展各种商业模式。依据他们发布的营利战略,这些商业模式包括:将学生的信息卖给潜在的雇主或者广告商、付费形式的作业评分、能够进入社会网络和参与讨论、为赞助商的课程做广告、学分类课程的学费(Educause,2012)。

  三、面临的问题及挑战

  伴随着人们对MOOCs的广泛关注,忧虑和批评也随之而来,涉及可持续性(商业模式)、教学法、质量和完成率、高等教育学分授予等。

  (一)可持续性

  依据Global Industry Analysts(2010)的分析,全球数字化学习市场2015年将达到1.07千亿美元。然而,MOOCs在网络教育领域如何赚钱依然不十分清晰。许多MOOCs项目并没有展现出清晰的商业模式,这种快速启动和随后忧虑收益的现象,如同硅谷常见的景象一样。

  Coursera考虑了一些常见的营利途径,其它一些MOOCs项目也与高等教育机构合作探索营利途径,包括:对学生获取参与和完成课程证书收费,对提供视频讲座的字幕收费,对提供额外服务收费(如将雇主和特定才能的学生联系在一起的招募工具),个人和公司的捐赠。然而,对于合作高校而言,显然以这些方式赢利简直是一种挑战。在固有的商业模式中,大学对顾客的价格导向有控制权,大学能够对学习进行鉴定并设定学费。因此,对于MOOCs而言,大多数高等教育机构决定不对这些课程提供常规的学分,原因很可能是担心这些课程的质量及对其品牌可能产生负面影响。另一方面,如果大学开始对课程收费,这也与MOOCs最初的开放理念背道而驰。因此,许多参与MOOCs的高等教育机构目前主要将这些课程作为品牌和市场宣传活动的方式。

  (二)教学法

  对MOOCs在教学法方面的问题主要有以下两方面的忧虑:对于网上学习而言,MOOCs的教学法和组织方式是否正确?这会影响学生学习的质量和经验。如果MOOCs想要达到高质量的学习经验,那么需要什么样的新的教学法和组织机制?xMOOCs被批评为沿用知识灌输的模式。本质上,它们被认为是在技术环境下开展传统的以教师为中心的教学(Larry,2012)。这样的系统提供了个体化的学习体验,学生可以选择通过学习材料和自动化的反馈来学习。但是,这样的系统不提供社会化学习的体验或者个性化的学习指导。Coursera将课程设计留给了提供课程的高等教育机构,它只提供大的框架性指导。然而,很少有高等教育机构有足够的、对网上教学法有丰富实践知识的教师来开发这样的课程。相反,cMOOCs提供了一种非传统的教学形式和以学习者为中心的教学法,在这里学生之间可以相互学习。网上社区则是解答学生问题的庞大群体,并创建了分布式学习网络,而这些学习方式很少在传统大学的教室中发生。例如,麻省理工学院和爱丁堡大学正在运用MOOCs来探索新的教学法或教学模式以及同伴支持和同伴评价的方法。

  (三)质量和完成率

  对高等教育机构而言,MOOCs的质量保证问题是最大的顾虑。在大多数情况下,相比其它网络课程,MOOCs中教师的重要地位,尤其是在师生互动中的重要地位,很少能够体现出来。这些MOOCs课程很大程度上依赖自学,这是与正规教育完全不同的体验。MOOCs开放的本质吸引的是那些喜欢并能投入到这种学习方式的群体,它需要学习者有比较强的自学能力和一定水平的计算机素养,而这影响了教育的普及性和公平性。通常情况下,MOOCs缺少正规的质量保证措施,而弥补这种不足的一种途径就是让学习者和教育工作者对MOOCs进行评价,并依据这些评价对MOOCs的质量进行排名(Daniel,2012)。这样,那些评价不高的MOOCs会由于缺少需求而消失,或者通过不断改进课程质量而存活下来。另外一个值得探讨的方式就是,也许MOOCs最重要的质量保证和改进形式是让开发者和学习者通过社会媒体(如Facebook)来表达自己的反思、非正式评价和评论等。

  有关MOOCs的另外一个争论焦点是学习者的中途退出率和完成率。梅耶(Meyer,2012)报告称,在斯坦福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提供的MOOCs中,学生退出率高达80%-95%。例如,在5万名学习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软件工程”课程的学生中,只有7%的学生学完了该课程。在Coursera的另外一门“社会网络分析”课程中,也有类似情况:只有2%的学习者获得了基本的证书,仅有0.17%的学习者获得了高级别的证书。至于对这些退出率和完成率是否在意则主要取决于MOOCs提供商的定位和供应目的。如果提供MOOCs的目的是为了让网民免费获取顶尖级学校和教授的高质量课程,这么高的退出率也许不是首先要担心的问题(Gee,2012)。然而,得到广泛认同的是,找出学生为什么和在哪一个阶段退出课程对于改善MOOCs的学生保持率是有帮助意义的。

  (四)考评和学分

  许多MOOCs将小测验作为考评学生的主要工具,即选择题和能自动呈现的答案。一些MOOCs也提供其它类型的开放式答案的考评方式,但是由于教师资源有限,一位教师不可能评阅上千份的学生短文作业。一些MOOCs于是严重依赖于同伴的参与和互评来支持个别化的学习过程。例如,Coursera对学生的考评包括提交短文形式的答案,然后让同伴考评打分,借此来平衡师生规模问题。其它一些对MOOCs考评方面的忧虑是作弊和剽窃问题,尤其是学习课程可以获得高校学分时。一方面,MOOCs由于学生规模大而使得作弊和剽窃问题放大化;另一方面,大多数MOOCs并不提供高校学分因而削弱了人们对这方面的忧虑。而避免这一问题的措施之一,就是像Coursera那样,与皮尔森测试中心合作,提供有监考的考试。

  MOOCs常常为参与者提供获得游戏奖励或完成证书的机会。在一些情况下,学习者甚至可以获得课程学分,并最终获得学位证书。但是,据调查,许多MOOCs学习者是那些已经获得学位的人士。在这种情况下,课程是否能够授予学分已显得不重要了,而相对重要的是证书证明他们学习了课程并能给雇主展现自己职业发展方面的成绩。

  四、结论

  MOOCs宣称使高等教育开放化,为那些对学习感兴趣的学习者提供灵活、免费或廉价的大学课程。MOOCs的流行吸引了世界范围内的高等教育机构、私人投资者的极大兴趣,他们想通过MOOCs来建立品牌和进入教育市场。教育机构需要仔细分析在传统机构之外的MOOCs运动,发展新的商业和收益模式,以满足开放的高等教育市场中不同学习群体的需求。对于中国的教育行政管理部门和高校而言,则需要在前期国家精品课程建设以及目前正在开展的国家精品资源共享课建设的基础上,进一步思考如何将这些优秀课程资源向社会和大众开放,如何将那些以内容为中心的网络课程资源转化为以学生学习为中心的开放课程,并逐步探索中国MOOCs的发展道路。对于师资力量薄弱的国内高校,国外大量优秀的MOOCs则是促进其校内教学质量提高和信息化的动力,例如,这些高校可以考虑将国外优秀的MOOCs和本校课程教学结合在一起,通过混合教学的方式来改善和提高校内教与学的水平和质量。

鲜花
鲜花 (3)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相关阅读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业务合作请联系站长

jo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