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earning之家 首页 资讯 行业动态 查看内容

暴力娜娜缩小放大

2013-8-23 09:35

E之家交流群:78226903 来自: 光明网-国际观察频道

MOOC:网络课程的“大用处”

  来自葡萄酒之乡南非西开普省的斯蒂芬·屈恩(Stefan Kühn)在斯坦陵布什大学学生物化学。去年,他开始按照自己习惯的方式写硕士论文,用他的话说就是“乱七八糟、意识流”。直到在参加了杜克大学的“大规模开放网络课程”(MOOC)“重新思考:如何推论与争论”(Think Again: How to Reason and Argue),他的思路开始有了转变。“这门课告诉我什么样的论点才是好的,如何组织和避免经常会犯的错误,”屈恩说,“我一开始上这个课是因为喜欢即时辩论,但当我反响在这的所学对写文章有好处的时候,还是感到很惊喜。”

  全球参加MOOC课程人数的分布表

  屈恩逐渐喜欢上了MOOC,开始推荐给他的朋友们。就这一点来说,很多参加过网络课程的科学、技术、工程、数学(STEM,美国的“大理工科”科目)专业的学生也都在这样做。最近,《自然》杂志和《科学美国人》杂志进行了一项联合调查,发现在1128名学习过至少一门MOOC课程的“大理科”学生中,80%以上喜欢或者非常喜欢他们之前的课程;更多的人称它们未来还会参加,并愿意向朋友推荐MOOC课程。

  屈恩的另一个典型之处是,他并不指望课程来拿到多少正式的证书,而是用来扩充知识,学习那些他不能再大学中学到的东西。这一点很多参加课程的人都是一样的。他参加了杜克的推理课程,同时也在跟随社会模型和计算机编程课程。由于课程并不影响大学成绩,他可以随意在各门课中跳进跳出,并不一定非得上完。

  相似的是,一位在日本大阪大学读博的中国学生刘阳(音译)也在通过MOOC课程补充知识上的漏洞。她已经有一个生物工艺学的学位了,但她现在仍然在学习之前没有学过的组织工程学。“我没法花半年的时间听本科生水平的讲座,或者读1000页讲义,”她说。于是她读了耶鲁大学生物医学工程学公开课和麻省理工学院的生物材料的分子原理网络课程的讲义,看了其他大学干细胞研究课程的视频。由于英语水平不够,在视频课程里她时常会漏掉一些点,必须经常复习讲义,但尽管如此,她还是表示MOOC课程为她节省了很多时间。

  调查表明,几乎有一半学生觉得课程是有效的,包括那些持怀疑论者。认为传统课堂提供的教育资源更好的,与支持MOOC的人几乎是一样多的,尽管对于职业价值来说,认为传统课程提供价值较大的有43%,相比网络课程支持人数26%来说,优势是明显的。犹他大学地理学的副教授凯思琳·妮科尔(Kathleen Nicoll)上过麻省的数学课,她感到有些乏味。她认为MOOC的大部分课程都是通过PPT和音频视频来讲授的,在信息记录方面很擅长,但就像电视一样,给用户带来的体验很被动。

  “尽管有些课程想要模拟虚拟实验室的感觉,但确实没办法真的闻到甲醛的味道,并且看到人们脸上的反应。”妮科尔说。她认为,人类反应是学习过程最基本的要素,线上论坛和讨论组永远没办法达到。“这种区别就像真实生活里的朋友和网友。”不过她也指出,从另一方面来看它也是MOOC的好处:只要有网络和电脑,有残疾的甚至是进监狱的人都能学习。

  由于退出MOOC课程没有损失,人类最基本的特性拖延症和懒惰在这里就更明显了。不过,许多大理科的学生仍然有很大的动力去完成课程作业,完成科目甚至拿到学位。医学图书管理员、博客作家香侬·伯勒(Shannon Bohle)曾经在MOOC上过8门课,有时候会潜水,但有几回还是完成课业,换得了一纸证明。“人们总是喜欢徽章和奖杯,”她带着一点自嘲地说,“我就是当作业余爱好在做,没想过拿什么学位,就是想听我的朋友们说‘好厉害!膜拜!’。”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

相关阅读

注:©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用于商业!
声明:转载或其他业务合作请联系站长

joe